Jeremy Page,2012年4月12日,華爾街日報(原文連結

死前一天,在迷霧壟罩的重慶,尼爾海伍德(Neil Heywood)感到有點不對勁。

這位英國商人曾在十一月初被叫到重慶和代表薄熙來家族的人見面,根據當時和海伍德接觸過的朋友的說法,海伍德說他自己「有麻煩」了。

據他朋友說,他飛到重慶後,曾試圖像平常一樣用電話連繫,但毫無用處。他只能待在他的旅館房間內等待指示。

海伍德相當緊張,即使他已經採取自我保護的措施。他較早之前即已告訴前述那位友人,他和他在英國的律師保留了薄家海外投資的詳細資料作為「保險」以防他發生什麼事情。

他也對朋友說他很擔心在和薄熙來妻子谷開來爭執後,他的安全會受到威脅,她知道他手中有資料,而且堅信家中親信的「小圈子」裡有人背叛她。

有新的細節顯示海伍德到重慶後如何度過他最後幾個小時,而他宣稱擁有薄熙來國外商業利益的資料,為他在旅館房中的死亡謎團帶來一線曙光。中共當局星期二將這起死亡定位為「蓄意謀殺」。

中共當局稱上月被解職的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已經解除所有剩下的黨職,而他的妻子谷開來,因涉嫌殺害海伍德遭到拘留。此外,谷開來及其子曾一度與海伍德關係密切,後在財務問題上有過爭執。中共並無提供谷開來身為嫌疑人的細節,引發中國政治圈核心的風暴。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星期三表示,政府已經就此事向美英兩國大使館簡報。

英國首相卡麥隆稱他歡迎深入調查。「能夠知道這件令人遺憾的悲劇真相的始末非常重要,」他說。

對比薄熙來的政治聲望和最近垮台,有些中國政治的專家質疑調查此事的公正度。最初認為海伍德可能在和谷開來爭執後遭到毒殺,即是華爾街日報最先做的報導,消息來源即是二月至成都美國領事館尋求庇護的前公安局長王立軍。

海伍德的死亡謎團因為王立軍和中國政府的說法而出現新的發展。

海伍德的會計師及其他朋友未曾聽說過他所謂的律師或在英國留下任何資料。無論海伍德所稱的資料存在與否,均無法證實。

即使這些資料不存在,他的聲明也可以讓人認為這個人用他八面玲瓏的手段和中國黨政高層有著非比尋常的密切關係,必定有所洞見,但顯然他輕忽中國政治高層有多深不可測。

海伍德出身中產階級的家庭,他曾就讀私立寄宿學校Harrow及華威大學(Warwick University)。他在北京學中文後,便搬到大連,1993年到2001年間薄熙來時任大連市長。

海伍德曾告訴朋友他是在寫信給薄熙來尋求商業機會後和他建立關係,並幫他替大連吸引外資,當時薄熙來希望能將該地轉型為時尚和資訊科技的樞紐。

海伍德在大連娶了一位中國籍的妻子王露露(Wang Lulu),並成立數間公司,其中一間叫做Neil Heywood & Associates,提供仲介外資想投資大連或中國其他地方的服務。

據谷開來的友人說,當時谷開來的公司Horas Consultancy & Investment也在做類似的服務,但並沒有公開的證據證明古開來的公司和海伍德的公司之間有業務往來。

在海伍德安排薄氏夫婦之子到英國念書後,他和薄家的關係變得密切起來。他開始告訴朋友他是「小圈子」中的一員,這個十幾個人的團體中還包含法國建築師戴維爾(Patrick Henri Devillers)等其他外國人。

英國的公開紀錄顯示自2000年到2003年,戴維爾和Horus Kai(谷開來在國外商業往來時使用的名字)共用一個住址,位於海濱城市伯恩茅斯(Bournemouth)。我們連繫不到戴維爾對此發表意見。

後來,薄熙來任命為商務部部長,並在2004年搬到北京,海伍德也搬至首都並繼續以特約顧問的名義工作。他在英國跑車製造商奧斯丁的北京經銷商擔任顧問。他也在幾家公司兼職,包括英國前軍情六處的成員設立的商業戰略智庫Hakluyt,這是該公司發言人所稱。

他的兩位朋友稱海伍德對他在中國的關係相當招搖。他穿著奶黃色的亞麻外套,開著捷豹車,跟他家人在外海乘遊艇。

2007年,薄熙來指派到重慶擔任黨委書記,海伍德跟他朋友說,他跟薄熙來的關係好到能跟著他一起到重慶任職。有些商人隨便見到海伍德在薄熙來和參訪的外國官員之間的報導。

海伍德告訴他朋友,谷開來的情緒一直陰晴不定,但在2007年她接受貪汙調查之後,就變得愈來愈神經質。她的友人稱這幾年來她一直為憂鬱症所苦。

2010年發生一件事情,據她一位朋友說,谷開來要求她小圈子裡的成員和她的配偶離婚,並要表示自己的忠誠。海伍德拒絕了,她朋友說,谷開來對此不滿好一陣子。

隨後一年多左右的時間,海伍德愈來愈焦慮,警告他的朋友和商業往來的對象不要在電子郵件或電話中提到敏感的話題。據他朋友說,他抽菸抽得愈來愈重,開始嚴重掉髮、體重下降。海伍德說他在薄家承受「難以忍受的壓力」。他告訴幾個友人,他準備隔年離開中國。

朋友稱,他和那家人相處的情形,讓他開始變得不那麼擔心。

英國記者湯姆里德(Tom Reed)在過去三年曾見過他四次面,他說11月8日他海伍德共餐時,他顯得很高興,也沒提到任何要去重慶的事情。他說他和薄熙來的嫌隙是因為「小圈子」裡有人說他壞話,而他看起來像是不再擔心自己的安危了。

據他朋友的說法,顯然自他飛到重慶卻讓他一個人待在飯店後,這些擔心又出現了。海伍德沒有告訴朋友那次見面的內容。

那個飯店房間隨後發生了什麼事情仍舊充滿謎團。中英兩方都沒有透露那間飯店的名稱,也沒講什麼時候發現屍體。

據英國官員稱,當地官員說他死於飲酒過量,沒有進行驗屍便迅速火化。但海伍德的家屬聽到的消息是死於心臟病發。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