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l_hk_election_0319

Vanessa Ko,2012年3月9日,時代雜誌(原文連結

香港是世界有數的大都市,由一群世故勤奮的市民共同打造出的國際金融中心。然而,香港的關鍵之處卻陷入癱瘓:它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個城市無法無法政治自立。香港雖然在很多方面仍是中國最開放的都會,但對發展民主的要求仍然遭到北京的制限。這讓香港追求中國最國際化的地區的過程中阻礙重重。

最明顯的一點,是香港人無法直選自己的首長(特首),而是由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選出,當中多為親北京的商業名流。選舉的贏家早已由北京所欽定,這個系統有效阻止泛民的候選人當選。

依照選委會的日程,3月25日將要選出下一屆的特首,任期五年。但這個慣例正在崩解:兩位北京接受的主要候選人均醜聞纏身,使候選人、背後的既得利益團體、少數得以投票的人(輿論稱之為「小圈子」)、中國政權強加介入香港等遭到輿論的強烈批評。

兩位候選人中,較瘦的是北京矚意的唐英年(59歲),他是前行政會議成員,上海實業家的後代,身家甚富,他得到香港當地富商的青睞,係因為他自己也是其中一員。但最近幾個月他被迫坦承出軌,並因為在其豪宅內違法增建地下室道歉,至於他有私生子的傳聞則避不回應。「在唐英年的醜聞爆發前,我想多數香港人大概有個共識,即唐英年是北京授意當選的候選人。」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國關系主任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說道。而如今唐英年的候選資格無比狼狽。

他的主要對手是57歲的梁振英為專業測量員,長期與大陸關係密切。由於他投入選舉,大企業對他頗為警惕。然而,輿論對梁的偏好要高過唐,因為唐的富裕背景,許多當地人士認為他跟尋常人民的社經需求有所隔閡。雖然特首並非直選,民意趨向仍相當關鍵,北京不希望他們所支持的候選人不符合人民的期許。這使梁振英有可趁之機:如果他最終贏得選舉──雖然機會不大──會是因為民意取向所致。」香港大學法律學家Richard Cullen說。

但梁振英也深陷麻煩之中。立法局正在調查他在政府計畫當中涉及的利益衝突,可能與組織犯罪有所關聯,他也被懷疑以他和中共的親密程度,可能會侵害香港的自由。這些事情他一概否認。其結果是無論哪一方候選人當選,都會引來公眾抗議,使治理香港陷入困境──就北京而言。「世上沒有其他地方像香港一樣,在一個擁有如此多自由的地方處處設下政治限制,」Cullen說。「因為你無法投票選擇,在碰到問題時,就只會得過且過,而不是積極解決。」

這問題至為關鍵。縱然香港仍是個繁華有效率的商業樞紐,在美國2011年世界競爭力評比上排名第一,這座城市也是世界已開發地區貧富差距最大的地方。2010年政府數據顯示五人中就有一人在貧窮線以下(以一家四口人每月可支配費用800元以下為準),高居不下的住房費用(被大陸富裕人士炒高)是最為沉重的財務負擔。其他亟待解決的問題包含污染、學校與醫院的品質數量,即使政府已經投入大筆經費試圖解決,卻仍然成效不彰。「北京不願再見到五十萬民眾上街頭。」高敬文指的是2003年反對二十三條的大遊行,這條反顛覆的修法招致批評,認為會限制言論自由。該議案於是無限期擱置。

北京已經承諾會在2017年直選。但很多人擔心會出現提名的門檻,限制民主派候選人參與競選。「在政治上,太赤裸的手段成效有限,你得用些方法贏得民意。此時對北京官員而言是個棘手的難題。」Cullen說。

無需同情中國領導人,畢竟他們是限制香港政治發展的幕後黑手。但若處理得當,香港可以成為中國改革的先聲。「大陸民眾極為期盼政治改革,他們將台灣和香港當成鮮明的實例,」香港大學民調中心主任鍾庭耀說。「香港若能成功民主化,也能中國大陸向前邁進。」

鍾教授在特首選舉前舉辦過一次虛擬公民直選,選民可以在網路系統投票,他稱之為「公民投票」。這個結果的意義實無異於民意調查,但可以讓香港市民有個表達的出口,不只是可以選擇某位候選人(第三位候選人是民主運動者),更希望能夠直接參與選舉。「近來的政壇亂象唯一的正面效應,就是證明目前的運作系統已經爛到根了,」泛民立法會議員劉慧卿說。「實在臭不可聞。」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