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rguson_2164225c
當中國成為世界經濟強權時,哈佛大學教授尼爾佛格森(Niall Ferguson)以三段電視節目描述這個明日的超級強權,展現他對這個危險強國的不安。

Philip Sherwell,2012年3月11日,每日電訊報(原文連結

一位臉蛋胖嘟嘟的中國小男生坐在有著一排電腦的暗房間中,看起來不像是會影響我們未來,造成全球衝突的前線戰士。

但這位自稱「紅色駭客聯盟之王」──一個中國民族主義「駭客行動家」網絡──相信他肩負這樣的任務。當我們問及中國和西方之間是否已經有網路戰爭時,他表示:「我認為有個全面性的戰爭。」

BBC第四頻道12日將播出一個新節目:中國內部:勝利及風暴(In China: Triumph and Turmoil),歷史學家尼爾佛格森考察了這個全球人口最多的經濟強權,他對世界其他地方的意義為何。

在他的探尋中,有增長迅速的愛國青年,以其科技技術和經濟力量加諸在民族主義的熱情中。他像個駭客一樣,追蹤中國的愛國青年所設立的「反CNN」網站,這個熱門但帶有偏見的網站將西方媒體的片段拼貼在一起,成為他們所指責的反中國「謊言」,特別是2008年鎮壓西藏暴動的報導。

「我們想把自己的聲音傳到世界,」一位溫雅的青年說,「我們應該更強硬一點,政府有時太軟弱了。」

佛格森說,正是這個政府下令血腥鎮壓天安門廣場。

「我們一直抱持這種信念,若中國更為現代化、更完善,就會有更多人像我們一樣,接受我們的價值觀,」佛格森說。「我對此不太有把握。」

他上週回到哈佛,討論中國民族主義復甦,在世界正經歷政經力量從西方轉移到東方的過程時,「他們瘋狂的程度令人害怕。」

自他第一次見識到他的中國籍學生對西藏示威報導的反應時,他就意識到這種失常的狀態。「他們對批評中國政府的聲音非常敵視。」

「我的觀察是,隨著中國經濟增長,並沒有伴隨著民主化,而是產生激進、強烈的民族主義。」

但不僅是年輕人。他也發現,過去三十年在「毛熱潮」下成長的老一輩中國人,也在懷念著毛澤東時期。在西方人眼中,毛澤東跟文革的混亂密不可分,但對許多中國人而言,他是這個成長的現代化國家之父。

「他們熱情擁抱市場經濟帶來的利益,卻對西方文化霸權憤懣不已,」哈佛大學歐洲研究中心歷史教授佛格森說,「他們的態度是,如果我們的經濟得到發展,就沒有必要在文化上卑躬屈膝。」

佛格森預測中國領導人會引導這股民族主義支撐自己國民繃緊神經為經濟成長增加動力好超越美國,一般認為這個關鍵點會在2016年。

這個挑戰相當艱鉅,而且重現過去西方曾經歷過的現象──爆量的財富是經濟泡沫的前兆,工廠的收益慘不忍睹,工作環境惡劣,人口年齡愈來愈大,污染氾濫(世界最髒的20個城市有16個在中國)。

但最大的矛盾,應該是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口同時在共產黨一黨專政的統治下,卻有不受約束的資本主義經濟。若根據歷史經驗,這樣兩相牴觸,會讓國家四分五裂。

「這是領導當局心中的夢魘,」佛格森說。「他們得面對治理一個活力充沛的社會,這才是真正緊張的問題。但我不認為中國的問題會從內部爆發或瓦解掉。」

駕馭新興的民族主義是處理威脅的戰略方式的一部分。對海外經濟擴張也採取同樣的政策。

為什麼這跟世界其他地方有關?佛格森彷彿看到某種程度上,這跟一世紀之前德國強烈的民族主義與海外雄心遙相呼應。

中國已經吞噬世界上五分之二的煤炭、鋅、鋁、銅。如今正將注意力轉往外國土地上的自然資源。當佛格森拜訪過尚比亞一處中國經營的銅礦後,他若有所思:「也許又一個世界帝國出現了。」

佛格森素來對帝國治理相當著迷。這新節目也提到他去年出版的新書《文明》,描述歐洲如何在五百年前崛起,並跟蹤歐洲的衰落和中國新興。

「中國究竟會成為地緣政治上的敵人,還是經濟的救星?」佛格森問道。中國擁有兩兆外匯存底,是西方最大的債權國,並擁有大量美國國債──這也是美國今年總統大選的話題。

北京也對最近的歐元危機加以援助。如果薩科奇總統無法在法國連任,在德國總理梅克爾努力支撐歐元的情況下,去爭奪他主要夥伴的地位,歐元區將會再度面臨壓力。中國也許會再度插手,雖然不甚情願。

「中國當然不希望歐元瓦解,」佛格森說。「歐元區對他們而言是很重要的市場。他們有一長串對西方投資的購物清單,包括公共事業和高科技。歐元的轉向對他們的計畫會是場浩劫。」

他相信西方普遍都在處理中國的崛起。「對美國來說,其選項可以是衝突圍堵或協同合作。問題在現在政府的政策天天都在變。」

對他而言,最好的戰略是合作,建立在共同承擔分享利益的基礎上。這剛好是前國務卿季辛吉描繪中西關係理論的概念,他所授權的自傳剛好是佛格森最近在處理的計畫。

佛格森出生蘇格蘭格拉斯哥(Glasgow),在牛津受教育,在紐約、加州、喬治亞州等地工作後,一週前結束亞洲經濟會議自南韓回來,任教哈佛大學,他在節目中對中國最近的歷史做一次大回顧。

佛格森不僅在專業領域被受矚目,他近來的私生活也是如此──即便這不是他所期盼的。他於去年九月跟第二任老婆安雅海西阿里(Ayaan Hirsi Ali)結婚,到場來賓包括季辛吉。他妻子是索馬利亞出生的社運人士,反對激進伊斯蘭教義。她撰寫電影「順服」(Submission)的腳本,內容關於穆斯林社會中的婦女處境,遭到宗教格殺令的追捕,因此受到保護。這部電影的製作人德歐梵谷(Theo van Gogh)已遭到殺害。

佛格森和他第一任妻子蘇道格拉斯(Sue Douglas)於2010年離婚,他前妻曾是報紙編輯,和他育有三子。海西阿里和佛格森育有一男,於12月出生。他的離婚又再婚的新聞成為倫敦的媒體焦點,上個月他說,為了自己好,最好還是離開英國。

「其實我早就離開英國一年多了。我已經受夠某些方面的英國了。我現在在大西洋兩邊生活。因為我有三個小孩在英國,我現在至少一個月回去一次。至於在美國,還好沒有人對我跟我老婆有什麼興趣,我們畢竟不是小布夫婦。只有英格蘭會把『教授離婚又再婚』當成新聞。」

他妻子遭到宗教格殺令的追捕,他說:「當然,首要守則是你不能透露自己的安全措施。然而現實的可悲之處在於,若你表達一些足以危害到極端份子的觀點,他們就會來找你。不過說真話要比過平靜的生活來的重要。」

佛格森支持伊拉克戰爭,但他對佔領後的後續處理所有批評。他亦預言中東可能會再度陷入戰火,因為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可能」會對伊朗的核子基地發動空襲。

「內塔尼亞胡是對的,伊朗是主要的威脅,你不能理所當然的以為只要用制裁或強硬的言論就能解決這種威脅,」他說,「我猜今年歐巴馬會在凌晨3點接到電話,告訴他以色列軍機已經起飛,問他要接下來要怎麼辦。歐巴馬的決定很可能將會決定他總統大位的去留。」

「以色列的行動從來沒有機會得到歐巴馬的支持。有連任壓力的歐巴馬在強迫以色列往他們不願意的方向前進時,得預留很充裕的退路才行。」

與此相反,他說他對中國崩潰論認知有誤。「就好像德國的翻版,中國愈來愈具侵略性。但我認為至少就我們從歷史學到的經驗來看,發生的可能性很低。兩邊都害怕會失去一切。我的錢不停在成長,是市場改革制衡共產黨的力量,使法律有更多約束力,而非民主制度。」

對於如此讓人緊張的問題,在節目中他以溫和樂觀的結論作結。「為何我們不能設想權力可以和平地從西向東轉移,而非暴力?當然這個問題的解答,不僅要讓世界繁榮發展,更要有和平的未來。」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