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我覺得這兩種聲音擺在一起挺有趣的。


(北京大學教授孔慶東稱台灣大選是假民主的視頻。)

民主就是有權出演眼前戲(博客原文

李承鵬

我小時候有個特別急迫的理想就是游過去解放臺灣,由於在新疆,同伴們常為找不到游泳池苦練潛水本領而抱憾。長大後看到臺灣議員那些令人鄙視的扔鞋子畫面,就稍微放心一些,覺得這麼差的素質,不需我去解放它就會自行垮掉。再長大一些,發現低素質的它並沒垮掉,高素質的大陸同胞卻去觀光了,還常被抓到亂扔煙頭隨便插隊。而今天,它正進行嘉年華一樣的選舉。

就在我們這兒爭論民主是否要緩行、選舉是否會大亂、低素質民眾是否配享受民主這些超低級問題時,臺灣卻從1996年走到了2012年。16年,靠,楊過都等到絕情谷底的小龍女了……還有一奇觀,每當大陸遊客在臺灣亂扔亂插被罰款,就會引發大陸人和臺灣人誰素質高的口水,當然我們的結論一定是:大陸人民素質高。並舉出臺商酗酒嫖娼包二奶等低素質。可是每當有人提出大陸該真正舉辦一次區縣人大代表選舉時,就會有人跳出來說:不得了呀,大陸人素質很低的呀。

你到底要說大陸人民素質低還是素質高。我覺得大陸人民素質挺高的,我們接受周杰倫、林志玲、蔡康永,豆瓣小資爭看《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影評比導演寫得還要深刻,滿大街都用著郭台銘廠子裏組裝的蘋果……我們能接受臺灣的一切,除了選票,這個世界上存在一群只跟電器配套不跟民主搭線的種類?你當大陸人民是胎生的二極體還是積體電路。所以素質論是個偽論,有人拿三里屯發行蘋果新款差點打架來證明大陸人素質低,可你不讓他秩序井然去投票,他當然為個4S打架。臺灣在96以前的素質你看看龍應台的書就知道了,一樣的滿地撒尿牛丸。問個資深點的台佬,也會告訴你,過去百貨發行優惠券,臺北市民一樣會為排隊打架的。

民主當然不一定能帶來高素質,那是另一種扯淡,民主的南非也有持槍搶劫。但是,民主是不讓低素質成為一個社會的通行證。過去南非當街屠殺員警也不管,現在不是這樣了。想必有朋友正在為這遙遠的例子找反駁,那我告訴你一個很近的活案。郭台銘的富士康在大陸跳下來多少人,可這在臺灣不會發生,別說十一連跳,三連跳後家屬就抬棺上街遊行,找政府麻煩,政府不找郭台銘麻煩,法院就會找政府麻煩,法院不找政府麻煩,議員就找法院麻煩……大陸學者于建嶸曾好奇地問:要是議員不找法院麻煩呢。那個被他問急的民眾不可思議地白了他一眼:你這人怎麼這樣多怪問題,這裏是選舉制,議員不找法院麻煩,成千上萬民眾就要找議員麻煩,議員為了下次再當選,他一定找法院麻煩。

可見沒有好的郭台銘或壞的郭台銘,只有好環境和壞環境下的郭台銘。那裏的郭台銘有無數人找麻煩,這兒的郭台銘,政府亮著遠光燈幫他開道護航……遠光燈問題,其實在這裏。

有人一定會說,我也知道選舉制更公平,可是一選舉,多亂呀。是的,別人是亂哄哄選舉,太太平平生活;我們是太太平平開會,亂哄哄生活。肯定又有朋友舉例,你看陳水扁多貪,總統都敢這麼貪,可見民主不見得是個好東西。可是我想嘗試另一個句式,看,那兒連總統貪了都敢抓出來,祭個母都得嚴格審批,這兒連個局長的財產都不敢公示,監獄裏伙食還享受正局級,可見民主是個最不壞的東西。

上面一些話本要寫在民主系列文章的《民主就是不萬能》裏,我覺得萬能的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東西,往往是可疑的(例子自己舉)。素質低和要亂套,都是自己嚇唬自己,是藉口——走大街上,你要是對誰說:你素質真低。他很可能上來抽你;你勸他搞民主,他卻一臉真誠承認:算了,我素質真低。你要是在網上寫條微博,要大亂了。一會兒就有員警找你。可是談起選舉,你說一選就天下大亂。居委會大媽都會表揚你成熟了。

至於時機問題,我覺得跟永遠摸石頭而不過河是同一個問題。有朋友很現實主義地解釋:我現在不能將軍,就選擇拱卒。可我覺得這不是拱卒,是自己在別自己的馬腿。民主又不是搞起義,約定淩晨零時一起動手,沒那麼肅殺,也不必等兩三年後,民主就是當下踐行,甚至你可以把它成一種必須的娛樂話題。臺灣選舉給這兒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這幾天微博上的臺灣藝人普遍熱心關注選舉,林青霞、黑人建洲坐著紅眼航班享受自己的權利,鳳凰主播竹幼婷發博“回去首件事,投票”,王力宏、大S都在微博上點評一還是二的聲線好,誰出專輯空間會更好。要知道,在世界範圍內,這都是顯示大牌藝人氣質的好時機,並不是組織上偵察你是否有二心的壞時機,也不是代言多少化妝品可以替代的;可這邊的演員娛樂精神不夠好,還把那邊當敵佔區,那點小心思不是琢磨著怎麼上春晚,就是假裝微博裏轉發著一分鐘轉運佛。其實你自己才是自己最大一尊轉運佛。所以金陵十三釵永遠得不了奧斯卡獎。另外,參選的那幾位元可都是當今華語地區最好的演員,為什麼不觀摩一下政客心機和演技,否則,你永遠只能演女地下黨員,演不了昂山素季。

民主離你並不遠,就是你的眼前戲,只看你願不願意入戲。

其實我沒把民主當政治而是當戲來看的,那些阿公打麻將時手都發抖了,還堅持寫下自己名字,還有個可能投了綠營的阿婆經過馬英九時眼神流露出淡然,多有鏡頭感。更好的例子:馬英九夫人周美青,拜票招牌動作是九十度鞠躬加握手,到後來全身哪都不突出只剩椎間盤突出,可還是堅持。那天來到菜市場,伸出手想握一個糙哥,哥卻不屑地說“你憑什麼握我的手,我的手那麼高貴,我不跟你握”,扭頭離去,周美青仍滿臉笑容,九十度深深鞠下去。差不多同一時間,我們這兒的鐵道部官員來到售票大廳,面對數千買不到票的群眾爽朗地問:你們的票都買到了吧。群眾乾癟地笑且鼓掌。

我覺得周美青握手遭拒和鐵道部長爽朗問候。其實都是在演戲,可是這戲和那戲,在演技上還是有高下的,更重要的,那邊的戲,所有人都有權成為演員,有權決定這出戲,可以臨時改劇本、罵導演,視自己才是萬千人中真正的主演;這邊的戲,售票大廳數千群眾跟售票欄杆一樣,不過是麻木的道具,修煉到最後,不過跟60年不變的肉體投票機申紀蘭老太太一樣,成為一具具呆若木雞圍觀的傳奇。或如網友調侃,臺灣同胞自豪地宣稱他早上投票晚上就知道結果,大陸同志更自豪地斷言,我明早投票,今晚就知道誰會當選。這種自豪真沒出息,怪不得這裏流行穿越劇。

民主並不高尚,民主就是有權親自演戲,而不是充當道具。我即時看著票數依次上漲,政治不正確中竟有一股正確的愛國熱情,不知大家有沒有這樣一種很臨床的代入感……總之,臺灣選舉是我看過最好玩的台劇,那兒一千八百萬主演,無論選擇對錯都全力出演;這邊十三億人,卻裝了好久正確的道具。

我談的是一個華語戲劇史上最多主演的娛樂話題——民主就是有權出演眼前戲。

    文章標籤

    台灣 選舉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