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Pichi Chuang)

Ben Blanchard,2011年10月25日,路透社(原文連結
(文中姓名皆為音譯)

當問及蔡金生他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時,他高亢的回應恰是北京最擔心的答案。

「我當然是台灣人。我不是中國人,我們不是中國的一省。我們是獨立的國家。」蔡用不甚標準的國語從他吃過檳榔的泛紅嘴唇中講出來。

「我們在這裡有民主和人權。他媽的中國可以給我們什麼?」蔡補充道。身為民進黨的忠實支持者,他希望親中國的國民黨可以在一月十四日的總統大選中下台。

「希望中國旅客可以在從我們這裡學到一二,可以在他們回去後起到作用。」一位住在南台灣港都高雄的生意人這麼說,高雄是民進黨大本營,也是孕育台獨意識的地方。

中國宣稱台灣是它的一部分,若有必要不惜使用武力,即使兩岸自國民黨1949年自國共內戰敗逃到台灣後即已分治。

經過數十年的獨裁高壓統治到突然高漲的民主,台灣不僅對和平轉型的過程深以為榮,對兩岸之間的差異也感到愈發明顯。

許多台灣人對中國要不神經兮兮,要不就是害怕,畢竟中共一直沒有放棄要「解放」他們。

台灣自由的輿論使其政治一直遭受批判,這對中國那種官方控制的媒體而言是不可想像的,這使得台灣普遍有種感覺,即這座島嶼是和大陸不同的,而且需要珍視和保護。

這種心態在高雄特別強烈,此地是台灣本土意識的重要據點之一,而且1979年此地發生的人權運動集會,對台灣之後的民主轉變相當關鍵。

「我們可以和中國對談,但一定要基於對等的基礎上,也就是國與國之間的關係。」蕭莊說,他是反對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的支持者,他在高雄繁華的商業街道上對著訪問人慷慨陳言。

「馬英九是爛貨。他想要把我們賣給中國,」他補充道,是對現任總統在2008年簽署一連串具象徵意義的經貿協議,重啟兩岸往來的回應。

最近中國在暗示,若民進黨不對北京提出更為正面的政策,這些協議可能會產生變數。

民進黨正在尋求更為溫和的路線。他們不再公然回到陳水扁時期敵視中國的獨立政策。

但有些民進黨的支持者似乎並沒有接收到這類訊息,或至少不相信這種較為溫和的立場。

「我會投給民進黨,因為它會讓我們獨立。」計程車司機陳文林說,「本土台灣人就應該投給民進黨,這是我們的義務。」

維持現狀高於獨立

即使如此,多數台灣人寧願維持目前具獨立實質的「中華民國」現狀,也不想尋求真正的獨立,以免引來中國的攻擊。

不過他們對連繫兩岸「血濃於水」的情感興趣缺缺,即使有許多人的祖先是從福建過來,兩邊說著同樣的方言。

即使是國民黨的支持者,也沒什麼人樂於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無論從文化上還是歷史上。

國民黨曾一度壓制台灣自身的文化認同,但他們如今也試圖稱自己是台灣人,希望贏得選民的支持。

馬英九雖然對中國友善,但卻一直抗拒和北京進行任何公開的政治對話,或是做出關於台灣未來地位的決定。

他已經成功塑造出自己對台灣的認同,學著說島內主要的福建方言,並稱自己是「新台灣人」,雖然有些人對他不是在島內出生有所質疑。

馬英九支持者維持低調

在高雄,馬英九的支持者都相當低調。

有個例外是楊玉梅,她的服飾店用中華民國國旗裝飾,還放了幾張和馬英九的合照。她說常有民進黨支持者破壞她店外的國旗,但她不以為懼。

她對國民黨無比熱衷,甚至連手機鈴聲都是前故總統蔣經國的聲音,大聲喊著「中華民國萬歲」,蔣經國在1980年代推動台灣民主的發展。

即便如此,她對中國的認同仍是相當淡漠。

「維持現狀就好了。我不想和中國打仗。」她說。

「我是住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國民,」她補充道,「我們可以自由言論和行動,不必害怕有人在背後監視我們,這很重要。」

中國希望有更密切的經貿連結,透過和馬英九一連串的貿易協定,這座島嶼對北京而言開始變得比較正面。

但縱使台灣的航空公司、旅館和主要企業都受益,許多一般人說他們的影響不大。

媒體報導指稱大陸的遊客過於吵鬧、不愛排隊,而且習慣不好。這種說法在傾向獨立的南部非常流行。

「我感覺不到他們來這裡有什麼好的,」黃孝炎抱怨道,他是高雄一處熱鬧夜市的廚師。「大陸遊客只會買水果或飾品,他們不會在這裡吃飯。我不喜歡他們。」

經濟衝擊

以重工業為主的高雄曾不敵充沛勞工和低工資的競爭,許多公司工廠遷移到中國。

其影響可從高雄剛建好的華麗捷運系統窺知,即使是上下班的尖峰時間,仍很容易能找到位子。許多可能的通勤人口早已隨著工作移到中國。

「高雄的景氣這幾年都很不好,大家都去了中國。」酒吧老闆許蘭蒂抱怨道。

「我在這裡所見到的中國旅客都在問哪裡可以叫小姐,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吧。」老闆同事金美蒂在一旁搭腔。

對許多台灣人而言,每當談論到中國,最關鍵的觀點在於台灣要自己決定自己的未來。

「你不能選擇你的親戚,可是你可以選擇要不要花時間跟他們往來。」高雄美術館策展人朱傑敏,在看過中華民國建國百年的展覽後說道。

也許有一天,中國也會有民主革命,他補充說。

「此刻的中國就像是個壞心的祖母,你不會想要跟她有什麼瓜葛。但這可以有所改變。大家都在抱怨中國,但台灣人記性不持久。我們曾和他們一樣,但我們已經有所改變了。」

(Editing by Brian Rhoads and Jonathan Thatcher)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