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小鎮

Xifan Yang,2011年10月12日,明鏡(原文連結

半木結構和浪漫中世紀風情──這是中國人心中想要的建築。但史佩爾建築事務所認為應該有更好的,便在上海市郊蓋了一座德國現代風格的住宅社區。不過,即便已經落成了,仍無人想入住。甚至連啤酒節都取消了。

歌德帶著桂冠、穿著華服,和一旁抓著紙卷的席勒,兩座銅像傲然立在鵝卵石鋪就的廣場,四周綠樹環繞。「路人都問我這兩個人是誰,」去年炎熱的夏天,一間咖啡店老闆等著客人上門,「有人認識他們嗎?」

德國最有名的詩人到了一個陌生的國度。畢竟這廣場裡不是位在威瑪或海德堡,而是在上海的郊區。安亭德國鎮是一處典型的德國住宅社區,距離上海三十公里處,是個沒有運作的空城。

這是座鬼城,街道冷冷清清,無聊的警衛枯坐在哨亭,「出售」的招牌到處都是。郵局已經結束營業,郵筒寫著「一天收一次」。但你應該不會在空空如也的郵筒和關門的郵局前寄信。

若這裡是美國西部,恐怕街道上已經有滾動的乾草了。

安亭德國城外觀看起來就像斯圖加特(Stuttgart)或卡賽爾(Kassel)新落成的住宅區,有著三到五層樓高的包浩斯風格公寓,外牆漆著橘色或萊姆綠,內院有著樹林和灌木叢。目前這計畫占地1平方公里,預計要擴張到5平方公里。

這個住宅區開發係由位於法蘭克福的亞伯特史佩爾(Albert Speer & Partner)聯合建築事務所,於2001年設計。史佩爾是希特勒首席建築師和二戰期間帝國裝備部部長史佩爾的兒子。

這片住宅區位在安亭舊城區幾公里處,這座繁忙城鎮是上海的衛星城市,充滿高大單調的建築物。此區近「汽車城」,包含福斯在中國的工廠,汽車零件工廠,研究機構,和上海一級方程式賽車場。



「複製城市」的需求

複製歐洲城市如今是中國的流行。上海週邊有幾座,包括「泰晤士小鎮」,有著維多利亞英式風格和鮮明的紅色電話亭,還有荷蘭村,有座必備的風車和狹窄的紅磚街屋。在華南,現正在蓋「橋立村」(Village of Hashitate),它是奧地利世界遺產哈斯塔特(Hallstatt)村的精確複製品。

中國的開發商原本希望在安亭蓋一座同樣俗套的德國城鎮,有著半木結構的房屋和拱門,但德國建築師說服城管局,讓他們蓋一座可以象徵現代化、對環境友善的典型德國社區,有著雙層禦寒的玻璃和中央暖氣空調,而非浪漫的黑森林想像。

問題在於,幾乎沒有人願意住這裡。安亭原本計畫在此供五萬人居住。「原本這裡應該2008年就完工的。」史佩爾在中國的代表人約翰戴爾(Johannes Dell)說。但只完成了第一階段。到了晚上,公寓裡幾乎沒有燈火。

雖然開發商堅持大部分公寓都已經售出,但規劃師估計僅有五分之一有人居住。

除卻歌德和席勒孤獨的雕像,安亭幾乎沒有一點德國文化的影子。每年特地從德國找來樂團舉辦的啤酒節,也已經取消了。德式酒吧和德式麵包店也已關門。這區唯一的德國餐廳「Wirtshaus」的經理住在此地,但餐廳位在舊城區,「那裡人比較多。」他說。

風水不好

余叉(Yu X音譯)是安亭的地產經紀人,充分知道這個問題。她能著力的不多,所以大部分時間都在當導覽。她沿著街邊,步伐輕快,帶著我到一處看似沒完工的公寓樓。

鑰匙卡在鎖裡,讓余花了好一番工夫才把門打開。我們一進去,就聞到不舒服的建材味道,裸露的水泥牆,沒接好的管路和蜘蛛網。「賣不出去。」她說。「不會有人想在這裡久住。」她解釋原因:這裡的房屋是東西向。但中國人喜歡南北向的房子,風水比較好。

余已經五十二了,她對安亭瞭如指掌。她2006年搬到這裡,那時第一棟公寓才剛剛落成。「這裡房價比較低,」她說,「這裡沒有中國一般小區的圍牆和鐵絲網,反而有綠地、運河和小池塘。」

「我們想要打破中國城市的普遍的俗套。」建築師戴爾說。該公司試圖以「傳教士般的熱情」創造開放空間和透明度,他說。廣大的庭院和小巷訴說著他的野心。但如今他得承認:「中國人對這沒有興趣。」

上海同濟大學的城市規劃師王志軍(音譯),對德國美學和「謀定而後動」的概念相當讚許──在理論上。但到了落實的時候,卻因為缺乏配套建設而失敗。去年當地一座新車站落成使用,但位於安亭的舊城區。到安亭德國鎮只有一條路。此區被工業區和荒地所包圍而隔絕,就像城市中的「異物」,王這麼說。

「管理災難」和飆車族

首度有居民進住後五年,空空如也的大型購物中心前仍有建材和廢瓦礫。這購物中心位在一座非常德國風的市政廳廣場旁,有座包浩斯主義風格的教堂,用淺灰色的水泥做成,以此為噱頭。王稱先蓋這種建築完全是錯的:「這裡連學校或醫院都沒有,要教堂做什麼?」

戴爾承認他的公司在簽約時「缺乏和中國做生意的經驗」。中國不斷承諾會提供必要的設施,但毫無動靜。他將此歸之於「管理上的災難」。

余叉解釋這對居民的意義。紙屑隨街都是,垃圾桶滿出來,已經數天沒有人收拾。本來運河有很多魚,但自從當地的速食餐廳直接把汙水排到運河後,水便變成綠色。沒有人阻止他們。

余和其他鄰居對管理公司屢屢抱怨,卻沒有下文。當地政府又不准他們成立居民協會。另一個問題是,此地原本被指定為隔壁福斯車工廠的新停車場建地。每天福斯的工人每天都像賽車一樣已時速一百公里的速度開車。余說:「但無人出來阻止,直到有人被撞。」

建築師戴爾相當有自信,他說遲早民眾就會搬到安亭德國小鎮,因為上海的房價已經高到難以負擔。他說安亭一開始就誤解。「中國並不想要一個真的德國城鎮,他們只是要看起來像德國城鎮。」

史佩爾補充,他不會再簽類似的合約了。

    文章標籤

    中國 德國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