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4日,Seeing Red in China(原文連結

毫無疑問,在新華社、環球時報、人民日報工作的記者,都是共黨努力對外宣傳的喉舌。我每天都在看,也相當容忍他們寫的文章,諸如美國是如何要分裂兩岸,中國在非洲的作為永遠都是為了非洲人民好,而且似乎每週都得呼籲共產黨要為人民服務。也就是說,我對在這些機構服務的記者的期望甚低。但時不時的,每當面對事實真相的時候,他們漠不關心的程度還是讓我頗為意外。

昨天的文章(連結)就是個典型的例子。不僅是因為這些官員用這種難以置信的計畫邀功,而且新華社居然在毫無查證的情況之下就歡欣鼓舞的報導出來。我花了五分鐘在Google搜尋,發現這間學校因為缺乏資金而無法開設。這件事本身就很糟,但對中國的媒體來說,我的門檻真的很低。

他們似乎想要描繪一個中國在之前的五年計畫後,已然成為世界教育的領導者的內容,並急欲報導出來。同樣有問題的,是那位女孩的引言,她說廣東實驗高中的學生已經是她班上的頂尖,但連課程都沒有提及,實在很奇怪。顯然中國記者隨意捏造引用(有時是整個故事)來迎合他們的需要,好呈現特定的觀點。

最終這類報導(若沒有揭穿的話)的結果是廣東實驗高中和中國得到名聲,而有些家長送他們的小孩到這個滿是問題的計畫。雖然對所有參與其中的人而言都無比尷尬,至少損害輕微。

無論如何,這都比不上環球時報本週出現的報導,這實在不可原諒。報導寫著一位外國醫生基於戶外空氣汙染嚴重,建議民眾採取預防措施,但這是非必要的。

china_amo_2011280_lrg-1024x718.jpg
(圖說:中國媒體所謂的「輕度」汙染)

這裡有些引用讓我不停吐大氣:

‧然而,中國的醫生和環保部門認為他的建議是毫無必要的危言聳聽。

‧「汙染相當輕微,還沒有糟到要民眾戴口罩。」北京環保局副局長杜少中說,聖西爾的建議「無法反映(北京的)真正的空氣狀態。」

‧「戴口罩的建議真是無端生事,空氣都汙染這麼久了,我們不需要用美國的標準過活。」一位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的匿名醫生如此說,他的專業是呼吸道疾病。

‧住在北京昌平區回龍觀的任紹剛稱,他不戴口罩,即便他有氣管炎。「我相信中國政府的數據,而且我不認為空氣真的會對我們有什麼嚴重影響。即便我們能看到這空氣有多糟,像我們這種白領階級也沒什麼心思去想戴口罩什麼的。」他說。

這類蓄意誤導的錯誤訊息只是為了要挽回顏面,卻罔顧數百萬人的危險。有趣的是,像「輕度」這種用字,和中國人民不應期望「美國標準」,也出現在上海地鐵撞車後的中國媒體。

諷刺的是,人民日報同一天刊登另一篇報導,顯示北京的致癌情形愈來愈高(每天超過105件)。其中自2000年到2009年,肺癌罹患率上升了56%,它還特別指出汙染是其中一個主因。所以儘管有位匿名醫生(說實在,他搞不好根本不存在)不以為意,中國人民還沒習慣去紀錄汙染的層級。中國日報也有報導稱空氣並不健康,並稱其中有95%是可吸入懸浮粒子(這會刺激呼吸道,並會引起氣喘、癌症、呼吸道感染,和其他併發症)。

在我工作的醫院,醫生不斷告訴我那些沒有退路的父母帶著他們的兒女離開中國,只為了可以讓他們的氣喘比較好(通常都有效)。其他人跟我說嚴重汙染的證據顯而易見,只消看屍體變黑的肺部,不管什麼年齡層都一樣。而我個人經驗是,我知道即便是南京的汙染程度(通常都認為只有北京的一半)也夠讓我感到不舒服了。

為什麼那些中國醫生總是嘲笑我拿這些中國新聞當作引據來源,原因之一是因為中國媒體把宣傳當作事實在傳播。比起報導一些有用的資訊,媒體更在意如何維護共黨的路線。縱然我沒有研究,但若稱中國就算有超過一半人極不相信媒體所說的話,我也毫不意外。

如費孝通在他《鄉土中國》一書中所說,「為了黨,他們可以犧牲整個國家。」這個粗疏的「新聞」範例證實了他的說法。政府主張讓記者替人民服務,也該是時候了,不過在此之前,我想我會試著屏住呼吸。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