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 Osnos,2011年9月29日,紐約客(原文連結

我昨天在北京參加了孔子的生日派對。他已經兩千五百六十二歲了,孔廟為了這個活動,用紅地毯和一群兒童齊聲吟誦他的話來妝點。政府官員與聖人後裔輪流在祭壇上致敬。這位壽星早在西元前479年就過世了,但不一定有人會注意到外面的牌子:孔廟「兩周年」生日派對。因為一些原因,我不久後會給更多細節,孔子回來了,而相較於政治人物熱衷於和孔子的正面形象背道而馳,祭孔活動顯然是北京近來的時尚。

這或許可以解釋何以中國當局以不尋常的效率去釐清誰有使用孔子名稱的權利──雖然他們對保護著作權並不熱衷。根據Shanghaiist報導,中國文化部讓設立「孔子和平獎」的組織者日子難過,此獎是中國一些愛國人士,去年在諾貝爾獎頒給身陷囹圄的劉曉波後匆促設立來分庭抗禮的。文化部在報導中要求撤銷「中國鄉土藝術協會傳統文化保護部」。然而,有些其他的不確定消息,有些輿論認為,就像這個新的生日派對一樣,第二屆孔子和平獎仍然會舉行,由新的贊助者舉辦。

目前有八位提名人:中國政府挑選的班禪喇嘛確吉傑布(不要搞混以為是流亡的那位西藏喇嘛承認的);農業先驅袁隆平;台灣政治人物宋楚瑜;還有一些更國際知名的人物:俄羅斯總理普丁;南非總統雅各祖瑪;前聯合國主席安南;德國總理梅克爾;比爾蓋茲。

    文章標籤

    孔子和平獎 撤銷 宋楚瑜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