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di Kirstien Tatlow, 紐約時報(原文連結),2011年6月15日

北京報導─上週抗議者包圍湖北省利川市的辦公大樓時,當地居民說,他們拆下了「為人民服務」的牌子,這大概是中國共產黨最有名的口號。

當地的人大代表冉建新遭警方拘留死亡幾天後,憤怒之聲不停累積,上週四終於引爆。冉家人說他是被毆打致死的,還發布了他屍體的照片。咸信冉建鑫係因為打擊官員腐敗,已經數年未和家人連絡。

七月一日,共黨慶祝他們的九十歲生日。他們躊躇滿志,認為他們有資格再繼續統治「下一個九十年」,黨史研究室副主任李忠杰如此告訴新京報。

但,在內心深處,共黨覺得他們沒有得到真正的支持,克里布朗如是說。他是上週參加為期三天的主要黨政機關官員會議的六位海外學者之一。「而且他們擔心他們得不到絕大多數人民的心。」布朗是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的亞洲項目負責人。

共黨可以展示其巨大的成就。在他們的督導之下,過去的三十年中國創造巨大的財富在,隨著經濟改革,億萬民眾藉此擺脫了貧困。

中國目前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僅次於美國,其外匯儲備超過三兆美元。根據中共黨報《人民日報》所稱,中國的全球影響力正在快速擴大,因為他們得尋找原物料和戰略資產如港口,以維持其成長。

布朗提到,中共的精英,其中包括政府及軍隊中約兩千八百人以上部長或次長級的數量,有絕對的忠誠度。「他們認為他們所做的都是對的。經濟在過去十年成長了四倍。何以民眾不支持他們?」他百思不解,「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或者,正如李忠杰在新京報所提到的,他們察覺到人心叛離的原因:「問題在於,人民到底歡不歡迎這樣子的改變呢?」

布朗稱,不受歡迎的關鍵原因是腐敗,和人們要求更多監督政府的權利時,經常以暴力鎮壓。

「中國共產黨建設國際論壇」由共黨的國際事務部門所主辦,學者會見了從中央宣傳部、中組部、政策研究室、中央紀委、統一戰線、黨史研究中心等官員。

這是「在嚴肅和互相尊重的情況下交換意見。」華盛頓大學中國政策項目主持人沈大偉(David Shambaugh)如此說。然而,他也提到在中共官員的報告和海外學者表達意見之間有一個「斷層」。

「我們認為他們停滯不前」他說。「但他們認為,外國觀點過分強調中共的脆弱和不安全感。」

「為什麼你們外國人對這些問題如此著迷?船到橋頭自然直。」他認為這說明官員的看法。

學者提到,共黨在反腐敗工作,幹部培訓,建設菁英統治的公民社會三方面工作中看到進展。沈大偉說,反腐敗的官員提出了「一份非常詳細的報告」,但是中共要求學者不能披露官員報告中的內容,這反映出這組織一貫的神祕性,他們迄今仍然要新進黨員宣誓他們將「保守黨的秘密」。

中共長期以來一直承認腐敗是個問題。 然而,布朗先生說,報告使用人民反抗暴力的內容──攝自利川的照片顯示街頭有裝甲運兵車,公安部隊毆打示威者──仍是大忌,即使他們察覺到市民透過網路,公民意識日益高漲。

「從歷史上看,暴力一直是他們的良方。」他說。

中共透過革命奪取政權,藉由運動鞏固政權,殺害數千萬中國人。如今,它正在尋求一個更能獲得接受的形式規則,但要如何做,還無法達到一致的意見。

布朗說:「他們要從革命性及破壞性的力量,去轉移成統治的手段,感到相當困擾。」他說:「他們從來沒有完全處理好。」

在抗議之前最近一次去到利川時,人民不滿之情溢於言表。有個農民家庭描述當地政府如何奪取他們的土地。

「我們每畝地拿到了三萬兩千元人民幣補償。」妻子說:「已經拿走了五畝地,剩下五畝地也留不久了。」

「我們聽說他們正試圖拿到五百畝土地去做一些事情,但沒有人知道是什麼事。」她說。

他們有抗議嗎?

「沒有用。」她說。

那她會不會覺得這至少是一個可以接受的方案呢?

她給了一個不屑的眼神。

「當然不能。這些錢才多少啊,那土地可是一去不復返了。我們再也不能種任何莊稼了。我們不得不到城裡去找工作。」她說。

「這地方實在太『黑』了。」另一個人在吃飯時說,他們都用共同的詞彙來形容腐敗。她希望她可以匿名,因為她怕有著跟上週城裡那些把「為人民服務」扔到地面的人一樣的報應。

    文章標籤

    中共 腐敗 公民意識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