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地震迄今,除了災情本身之外,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大概就是日本人高度的自制力及良好的社會秩序。相較之下,台灣輿論幾乎一面倒的認為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台灣一定會發生極大的混亂,從而更加佩服日本人沉著應對的狀態,希望台灣取法日本的聲音也充斥在媒體網路等資訊來源。

當然,總是有人對此抱持不同意見,比如〈別當日本「文明」的奴隸〉一文,把日本「國民的守序,根本就是一件讓人心驚肉跳的社會控制」,他提到日本的守序包含「對社會異質的歧視」,並以福島反核團體為例,質疑台灣輿論推崇的「日本國民順從、官僚媒體等專業文明論」。此文底下有著極多長篇的留言,絕大多數是質疑反駁此文。我大概瀏覽了一下,發現文章和留言針對的重點,其實出入頗大。就台灣目前可以接收到的訊息來看,日本人的作為其實可以分作兩部分,一部分是人民自發的秩序,如安靜排隊、不爭搶物資、不趁火打劫、不哄抬物價等等;另一部分是對政府作為的信任,主要是核電廠事故和輻射。關於後者,我在酪梨壽司的網誌留言中看到台灣人對日本人信賴政府的程度感到不可思議,而在某種「制約」之下,即便日本媒體也不見得對政府官員有多少信任,也沒有人能像CNN記者那樣對官員提出尖銳的問題。顯然〈別當日本「文明」的奴隸〉擔憂的是後者成為台灣輿論盲目吹捧的「價值」,但多數反對的留言意圖彰顯的是前者。

究竟幾近盲目的信任政府是日本「秩序」的前提,還是日本「秩序」的一環?對歐美媒體而言,似乎是前者。我在另一篇文章〈假如,路透是「不負責」而CNN是「沒道德」〉看到作者點出一個歐美媒體的困惑:為什麼日本人可以在災後繼續維持秩序?這個困惑在CNN變成質疑,而路透社則索性扯謊來迎合歐洲人的想像。有趣的是,〈假如〉一文雖然實際要罵的是台灣媒體,但台灣媒體對日本的秩序一直讚譽有加,絲毫沒有質疑的聲音。台灣人所看到的日本災民種種作為,的確可能激發「大同之治」的憧憬,但台灣人通常會給一個「急轉直下」的結論:台灣不可能發生。一來台灣政府不像日本政府那樣可靠(即便事實也不盡然),再者台灣人更是從基因裡就不相信政府,可見台灣輿論多少是把信任政府當成日本「秩序」的前提。

日本人真的是先相信政府,才有如今的秩序嗎?我不知道。或許這也只是台灣人自我安慰的藉口,我猜想很多人在電視上看到日本人的行徑,在讚嘆之餘,大概也會自問「我若是當事人,能做得到嗎?」隨即就會浮現自己跑到便利商店搶奪食物,或是為了飲用水大打出手的場景,然後無奈的搖搖頭,在網路留下「幸虧是日本」之類的言論。我猜想,這大概是〈別當〉一文的作者之所以寫出此文的出發點。

我覺得作者的憂慮無甚必要。今天(三月十七日)原能會主委被罵得狗血淋頭,立委不停痛罵他們的說法「一再欺騙國民」,哪怕官員以烏紗帽擔保,都是枉然。顯然台灣人在政府信任度上無意追隨日本人。但我希望我們可以建立起自己的「秩序」,我們學習患難時自制互助的情操,不必然需要有效率的政府或沉著的媒體。而且我不覺得台灣真那麼糟,日本的震災,立刻讓台灣人開始檢討地震預警、避難措施、核電廠的危害,也許談論的內容很幼稚,但至少我們因他山之石激起危機意識。而且台灣當時發生九二一地震時,雖然有囤積哄抬的狀況,但至少沒有打家劫舍、殺人越貨,須要出動軍隊維護治安的情況發生。我相信台灣人有向善的潛質,只是要時時自我提醒,必然要先由自己做起。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