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對大陸的競爭焦慮似乎日趨嚴重,甚至有文章擔心台灣的食物要如何和大陸的食物在口味地道上競爭,實在有點匪夷所思。食物地道與否,應該跟整體競爭力沒有什麼太直接的關連,看看美國跟英國就知道。

至於食物地道不地道,實在很微妙。「口味地道」這種概念,大概只會出現在異鄉人的嘴裡,而「地道」的標準,也不過是取決於某些人的口味。台灣因為國民黨帶來大陸各地的移民,在思鄉之情的驅使下,食物的味道成為鄉愁最好的憑藉,像唐魯孫回憶舊京往事那樣,才會有「地道」的要求。否則像日本的拉麵、煎餃、燉牛肉、蛋包飯之類,都是外來的飲食,但他們沒有「地道」的困擾,反而在幾十年的發展後,變成日本飲食的一部份。有時看台灣賣拉麵講究什麼大骨湯頭,強調日本原汁原味,殊不知那是大走味後的結果,若要尋求正統,還不如去菜市場吃碗陽春麵。

大陸飲食,當然因為地利,各有專擅,在台灣有心模仿也無法分毫不差。不過我倒是挺懷疑大陸的飲食水準。金字塔頂端的飲食是一回事,只要花錢買得到,中國大概都不會落人後,我講的是庶民的食物。在台灣,便宜的食物可能偷工減料,可能不重調理,可能食材不新鮮,也不乏什麼病死豬或用藥飼養的雞或農藥殘留的蔬菜等等恐懼,但我們不會吃到內含塑膠的食物,也不會有吃完這餐就得拉肚子的陰影。就良心和底線來看,大陸的食品遠比台灣要危險很多。(後記:嗚呼,在塑化劑事件出現後,此段文忽地成為笑話。)

而且大陸號稱有幾大菜系,每個都講得天花亂墜,但我看起來只有鹹跟辣。唯一例外的應該是廣東,可是廣東菜標榜「無所不吃」也讓我覺得很不舒服。唐魯孫曾寫過一文叫〈從香港滿漢全席譚到清宮膳食〉,質疑港人時興的「滿漢全席」,應該不曾出現在清宮當中。細一斟酌,還頗成理,大概是香港酒樓刻意比附宮廷,以圖招攬生意,像猴腦、鱘腸、象鼻、駝峰這類食材,大概也只有廣東人有能耐蒐羅得到,還吃得下肚。

過去迷戀「地道」,多出於鄉愁,今日台灣所謂的「地道」,更可能只是種噱頭。比如吃義大利麵,其實義大利人也吃微波加熱的貨色,但我們非得迷信一餐千元起跳、又是龍蝦又是松露的拌麵才叫正統地道,實在大可不必。我也知道吃到這種程度,重點不是食物,而是在彰顯身分地位。但真正有權有勢的人,要求地道,難道不會直接飛到當地吃嗎?「地道」的要求,不過是昂貴奢侈的展現而已。

不知道西方人有沒有「地道」的執著,像歐洲移民到美國,除了猶太食物外,似乎沒什麼特別的講究,又好像美國的披薩,除了名字是義大利的,其他好像跟義大利也沒有太大的關連了。我倒是聽過去英國要吃印度咖哩、去法國吃越南春捲、去加拿大吃港式飲茶,彷彿東方人對自己的味蕾記憶特別執著,但或許是西方食物太乏善可陳也未可知。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