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紅是命運奇特的植物,它雖然原生熱帶地區,卻肩負妝點北國耶誕慶典的責任。人類企圖改變自然以配合自己的需求,在這區區植物身上,亦為一例。

不過在台灣,由於氣候合適,聖誕紅妝點倒顯得合情合理。即使今日所見的聖誕紅,幾乎都是園藝品種,但若照拂得宜,還是有可能長成逾人高的小樹模樣。猶記小學母校就有一株,當時還頗驚詫何以聖誕紅如此之高,後來方知如此才是聖誕紅原生時的常態,園藝品種都以矮化處理,方便都市人的需要。

聖誕紅既是應景植物,多半時效一過就丟棄,很少有人費心栽植。我亦發現今日所賣聖誕紅,若無專門照料,極易死去,想來是花農為生計而使用的手段。即令得以越年,花期亦大亂,不容易在聖誕節前後開花。我曾試著在花凋之後繼續種植,不得其法,後來索性不管,只澆水不致枯乾,反而勉強存活。然則園藝品種應需肥量甚大,培養土多為椰殼泥炭所製,不似壤土富含養分,縱活著,看起來也沒有欣欣向榮的生意,不久就丟棄了。

接觸植物愈久,愈是覺得這種「經濟作物」委實殘忍。育種以市場喜好為取向,容易病蟲害、需肥量大的,則重肥重藥培之,換一時花開繁盛,然枯萎即棄,明年再來。所以我愈來愈不喜園藝品種,為了曲迎人意而不停誇張顏色及花瓣層次,在我看來,竟不免有些可憐。有時看到一些弱不禁風的玫瑰植株,開出碗大的花,花莖無力支撐,竟得用枝條直支撐,不禁嘆息。也許他們在英國或日本頗為強健,但到了台灣,可謂越淮為枳了。

聖誕紅在台灣中就只侷限在盆子裡,即便種在土中,也似乎很少逸出人類界定的苑囿。倒是它的近親猩猩草(Euphorbia cyathophora)已經歸化。猩猩草不似聖誕紅艷麗,由葉片變色而成的「假花瓣」,僅在靠近實際花朵之處是紅色,我覺得比較清秀可愛。

猩猩草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