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女中以脫褲反抗教官對於服儀的箝制,讓我想起我在高中的時候,上軍訓課的教官以一種理所當然的口氣說著:在台灣有三種人是沒有自由的,犯人、軍人跟學生。那時,民進黨已經執政一年有餘。

時過境遷,我以為軍人對學生的箝制已經減少,但我在回去申請減免的時候,看到軍訓室一望而去竟有六七位教官,比印象中我在求學時的人數還要多,而台南女中的學生,連穿個短褲的自由都被剝奪。

所以我轉錄此文,提醒自己,台灣的自由,到底虛假的居多,連中學生穿短褲的選擇權都沒有,我們還可以有什麼?只能說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脫褲 抗議 教官

謝國榮

國防部設立三軍軍校,培養三軍軍官,從軍校畢業到中高階軍官,需要十五至二十年之久,每位軍官平均需要千萬台幣以上的投資訓練成本,都是台灣納稅人的錢。所以軍訓教官是職業軍官,本務是練兵打仗,保家衛國,卻在高中與大學校園裡當教官,管理學生。學生是老百姓,不是軍人,軍人怎麼可以管理老百姓呢?

美國大學生一旦加入ROTC(Reserve Officer's Training Corp,儲備軍官訓練),就是正式的現役軍人,美國大學校園裡的ROTC軍官主要工作只負責這些志願加入ROTC大學生的軍事課程,所以大學裡設置ROTC軍官,傳授ROTC學生的軍事課程,是美國一九六四年Act of ROTC Vitalization法律所授權,其他大學校園所有事物一律不准介入,而且美國大學裡的ROTC軍官每三至五年需輪調至部隊服務,這些都與台灣的軍訓教官制度有天壤的差別,無法類比。

軍訓教官在學校所做的工作,其實都是各級學校的學務處、訓導處、總務處及導師的工作範圍,各級學校如果管理與服務學生的人手不足,應多聘一些教職員來服務學生,這才是根本解決問題之道,而不是找現役軍人來管理學生。早期軍訓教官進駐校園,是戒嚴時期的產物,長期以來教官高壓式的軍事管理心態,讓校園原本活潑多元的學生生活軍事化,台南女中的集體抗議,則是一個嚴重的警訊。

軍訓教官在高中與大學開設國防通識教育課程,難道男同學在當兵期間還不能上完這些國防國防通識教育課程嗎?一定要提前到高中或大學來上這些軍事課程?要培養年輕人國防通識教育的知識與觀念,在服役時間應該綽綽有餘,所以軍訓教官在高中與大學一定要上軍事課程的理由不應存在,況且將來要全面實施募兵制。自解嚴以來,軍訓教官退出各級校園,是社會不分黨派的共識,為何仍延宕至今。

軍訓教官身分是現役軍人,教官完全受到軍人法規的規範,不是所謂民間學校的教育人員或訓導人員。學生難管問題又多,學校不能因為「管理學生的需要」及「學生的安全工作」,或因教官好用且服從性高,就讓教官們在校園裡無所不管。前瞻台灣的大學與高中校務的正常化,應盡早讓教育的歸教育,軍事的歸軍事。筆者是一位退伍軍人,就感情而言,理應支持教官的工作權,但是從長遠的教育制度面及校園單純化與正常化而言,筆者更主張讓職業軍官的教官回到軍事專業的領域上去發展吧!(作者為高苑科大經管所助理教授)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