卅四

2/23
自年初一(二月十四)收假迄今已逾十日,其痛苦疲憊愈甚。雖說在過了五個月的軍旅生活還有諸多抱怨,實在頗不適恰,我也非常理解,一般鄉愿的勸慰,多不脫「要改變自己適應環境」云云。我怎不懂呢,可是這種環境值得嗎?雖說快樂過也是一天,艱苦過也是一天,但這實在是非常阿Q的想法,我環顧四週,能讓我快樂的寥寥可數,而更多的難過,卻往往像浪潮一般不斷不斷湧來,激打我的內心。

這些難過,是加諸在我身上的重重限制,是我所厭惡的不自由,透過各種具體的方式一一落實在我的身上。當然,現在當兵可能比十年、二十年前的人要好,但軍隊的本質是不會改變的,它潛在的使人扭曲、箝制人性的模式亦不會改變。我素來最為質疑的,就是軍隊這種特性。特別在台灣,其實我們根本就不知道為何而戰,那個「中華民國」的國家象徵,放到台灣外面的社會上,都顯得過氣可笑。

留守十天,讓我屢屢覺得自己已到極限,若是一日一日再過,也只是拖個軀體而已。我知道我這種表現,必然會被人看成是草莓族不能抗壓的軟弱表現。我不否認面對壓力,我相當脆弱,但我想也是如此,才能抗拒那種軍旅生涯集體洗腦的劣化過程,套句士官長言,「鍛鍊出鋼鐵般的『腦袋』」。

所以我只好寫,牢騷也好,囈語也好,至少是我僅有的出口。

我發現我也不停重複在這些點上面,一提再提,或可確定,這些日子以來,我的心魔為何。

我有時也會想,我在當兵寫了這麼多,退伍之後,我還會對這段日子有什麼回憶嗎?回首自入伍新訓的生活,我發現記憶也許尚有殘存,但感觸則是一點也無。《奮鬥月刊》裡面什麼「過去的辛苦如今都成為甜美的回憶」之類文章,於我而言都虛假不已。每過完一個階段,於我都只有解脫,而再過一點時間,便拋諸腦後。如今,唯一對我具有實質意義的,只剩下休假,因為休假可以逃離此地。

而且,自我第一次有短暫下山到市區的經驗後,我才知道何以許多人對「下山看病」或「採買」這種事情總抱持欽羨的眼光,即使是短暫的脫離此處──哪怕兩三小時也好,都是令人雀躍的。我離開的時候不過區區三小時,便有大鬆一口氣的感覺,什麼一般在外的尋常舉動,像去便利商店,吃麥當勞之類,都顯得珍貴不已。但如斯情境,反更顯我們的可悲。

卅五

2/28
雖說「等了好久終於等到今天」,但對於這次休假,我沒有什麼太大的欣喜,反而對收假後長達十七天的留守感到低落。這個後半年,實在是漫漫長路。

對於「僅剩」的軍旅生活,有人認為會過得很快,有人會覺得會過得很慢。快慢尚且不論,我唯一確定的,是一日日的過,一日日的忘記。我想這也是個「磨練心志」的方式,什麼都忘了,大概也就沒有什麼好留戀的了──但這大概是就我的情況而言,別人就不是如此。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