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本願寺唐門


11/11

要回台了,為了趕中午的班機,我們只得一如往常早早的起床、退房、去吃早餐。

既是在日本的最後一餐,自然是要豐盛點。我們前日在東本願寺的路上發現一間熟悉的「なか卯」,而且原本根本沒注意招牌,而是那間建築物是戰前的老房子。日本人處理老房子的品味比臺灣人好,也比台灣人用心。其實台灣老房子比起日本戰前的建築物,根本沒有太大差別,然而在台灣,房子不是慘遭拆掉一途,就是擦脂抹粉,用巨大的看板或是拙劣的三夾板裝修遮蓋住,好像以前的洗石子鋪面,巴洛克山牆裝飾或仿希臘柱式很見不得人似的。其實把房子好好整理,換個用途,不見得比新蓋的難用,還有新屋沒有的歷史感。比如東本願寺附近的なか卯,原本是賣汽車的店家,窗戶上的彩繪玻璃還有汽車跟輪胎,很富當時店主人的巧思。如今改賣餐飲,也不會把原本建築物的模樣給蓋住,甚至把招牌作的小小的,不去搶房子的風頭。但我承認,的確因為這樣,一開始我們真的都沒有注意到屋子在賣什麼,而這是台灣的商家最不能容忍的,所以同樣的狀態搬到台灣,一定要用個很大的燈箱招牌遮住房子的二分之一,還要塗上噁心的顏色云云。至於什麼歷史感,我想台灣多數的老闆或為了土地不擇手段的地產開發商大概不會去在乎這種東西。

早餐說豐盛,其實就是普通的日式早餐。一碗飯、一片鮭魚、一小碟醬菜、一碗味噌湯,好一點再加個生蛋去拌飯。但幾天我們都在十度以下的早晨買冷冰冰的麵包飲料當早餐,難得吃到熱呼呼的熟食,就很令人感動了。

吃完了,我就急急往京都車站搭車。前幾年京都車站新大樓落成,不知怎麼,我總感覺台灣盡是一片溢美之聲,還要台灣仿效。可是新的京都車站除了在上面加了個宛如三越A9館的伊勢丹百貨外,我實在沒有感受到這個車站有什麼過人之處。京都算是重要中介站,東南西北,密密麻麻的路線與車種,光是看著指示牌都要昏頭,我還是用西日本JR PASS搭車,免去對著機器買票的麻煩,否則恐怕要更昏。

從京都我坐はるか特急快車,專門接駁機場和關西都會區的特快車。他們是車子開到京都終點站後,就直接掉頭再開回去。所以車子到站後,便出現清潔人員開始打掃車廂,椅子自動轉向,五分鐘後,就成了京都發的機場快車。列車出發時,清潔人員和站務人員還站在月台邊揮手「歡送」,有種很彆扭的違和感。

離開日本的時候,我總覺得有點不對勁。後來仔細回想,可能是我缺少「依依不捨」的感覺。雖然京都是我朝思暮想要來的,滯留的時間也不夠我好好遊歷,但很有可能是因為我總覺得我有機會好好再這裡住一陣子的關係。也可能是我的感冒讓我少了莫名奇妙的感傷吧。總之,這次日本行是一償宿願,但卻讓我更堅定的想著:我還要來的。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