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世成,長山人。素不檢。忽出家作頭陀。類顛,啖不潔以為美。犬羊遺穢於前,輒伏啖之。自號為佛。愚民婦異其所為,執弟子禮者以千萬計。金訶使食矢,無敢違者。創殿閣,所費不貲,人咸樂輸之。邑令南公惡其怪,執而笞之,使修聖廟。門人竟相告約:「佛遭難!爭募救之。宮殿旬月而成,其金錢之集,尤捷于酷吏之追呼也。

異史氏曰:「予聞金道人,人皆就其名而呼之,謂為『今世成佛』。品至啖穢,極矣。笞之不足辱,罰之適有濟,南令公處法何良也!然學宮圮而煩妖道,亦士大夫之羞矣。」

文出處:蒲松齡,《聊齋誌異》卷一,石家莊: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