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為一怪奇寶地,有貪山貪海的「清廉政黨」,也說話毫無邏輯可言的理工碩士,我以前寫過的學妹,也可算一奇了。不過相較於上學期身陷受難漩渦,這學期得幸可以成為旁觀者,唯雖非親自交手,光聽同學碎嘴,也夠瞠目結舌了。

這學期是位學妹稍微清醒了,只選了三門課,「忍耐著」不要多選。但事實證明,一個人的性格跟他選了多少課毫不相關,課少只是多出更多時間畫同人賺錢和搞些有的沒有的出頭。

我這學期只跟他有一堂在一起上課,幾乎沒有交集。不過這堂課出名的嚴格,不乏看她爆地雷的機會。第一週上課大家分配第一輪報告,他就沒有出現,大家分完,他落了個剩下的,還聽錯。說要作三位元末明初畫家的生平與畫藝,被她聽成作他們三人合作的一張畫的報告,天差地別。輪到他要報告的時候,都快要下課了,她以為自己可以往後延,所以當他被要求要報告時,先是無力的小小叫了一聲,自言自語不知道叨唸些什麼。老師得知他並沒有作生平時眉頭緊皺,問到他唯一作的那張畫,學妹才滿口允諾,說什麼「我還看得蠻詳細的」。詳細個屁!那張長卷一共畫面有十景,他只講五景,把十景的名稱抄在大綱上,拼點其他文章裡形容的什麼「筆法蒼勁、山石沉厚、疏密有致」之類的辭彙,拖尾題跋也沒看,風格傳承也不知道,這樣叫「詳細」,蘋果日報都可以比擬紐約時報了。他自己也很有膽,大方在網誌上寫著「我能準備的時間才一個晚上(遠)」。還遠?真想戳瞎他雙眼。

其他課堂的表現也「不遑多讓」,上學期被我盯得一頭包的那堂課,他很富挑戰性又選了同位老師所開的課,並在網誌上很是愉悅的寫道「人少…可以在碩一時提早享受碩論指導的感覺」、「人少之餘所有課堂工作都很好分配」,事實結果是,一堂課兩個人上,他報告的次數一隻手數還嫌多,翻譯文章的打字從來不交。前文我並沒有提的很清楚,這堂課有分口頭報告跟排打兩個作業。口頭報告是把老師指定的書分次做提要報告,排打是將老師上課所譯的文章「打字」成書面稿。要知道學生不過只是打打字,也不用自己先譯出來,對此有不滿的頂多認為自己淪為老師的打字機器,但絕對比自己去翻譯文章來得輕鬆簡單。老師給的功課份量也許多,但並不困難。就連當個「機器」好了,他也交不出來,不是老師沒有翻譯到,就是他不知道這些也要打,永遠都有理由可以講。總是三催四請,才拿出不知道是哪個星球標準的鬼東西,缺東落西不算,還理直氣壯要別人替他善後,一副自己降紆尊貴,寫這些作業都是天大的面子似的。

平素喊多狼來了,真正狼來的時候大家就相應不理。他上學期幾乎沒有不病厭厭的,動輒不舒服請假,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上個月鬧肚痛請假,一開始聽說只是不齒,後來說急診住院(當天就出院),卻診斷不出什麼個所以然,更為鄙夷:呸!我以前三更半夜肚子疼得好像有鐮刀在那裡剜,拉肚子看到馬桶裡一攤黑漆漆的東西,早上九點還不是照樣去學校,把自己的報告講完,下午才去掛號看醫生。此事還牽連到無辜的其他同學。聽說上課當天,同學在老師入教室前跟他報告他請病假的事情,老師臉即一沉,甫進教室就嫌東嫌西,砲火全開,還對課堂上的同學說教了好一段時間,報告的人都被批得七零八落,整堂課大家戰戰兢兢,說遭池魚之殃一點也不為過。後來知道他入了院,老師態度才似乎比較和緩。不論他的住院到底嚴不嚴重,總之她就這麼放了兩個禮拜,啥事都不用做(同人倒還畫的),更不要說交作業作報告之類,擺爛擺得徹底,我不禁懷疑起他母親那邊是不是台南官田姓陳的人家。

回來上課了,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或許為了要延續自己「身體尚虛」的印象,雖然穿著短袖,上課時也要帶個大大的口罩,兩眼無神放空,坐在角落,不發一語,一點都不是剛進來好議論的樣子,然後以為老師沒有發覺,在桌上畫起同人。若說上課無趣,發表的同學言之無物,信手塗鴉是一回事,偏偏是同人!在課堂上畫草稿!擺明上課不過是個幌子!有不要命如此,我也只能希望他快去犧牲。

我不是完人,論起缺點我也少不到哪裡去,在老師心目中評價也不會很高。但我所講的這些,根本就覺得她念這個研究所很痛苦。他念這麼痛苦,其他人也痛苦,何苦來哉。我總覺得這一類人,完全搞錯美術史的意涵。像一些美術系畢業考進來,以為可以畫畫,不知道書面報告要有注釋、參考書目、圖版等規範,東抄一點西抄一點,還自以為很辛勤;歷史系或中文系考進來的,又看不懂作品,「對它沒有愛」,只是當史料在用,追著裡頭的落款題跋造像記解釋,畫的好壞風格全不懂,像在用古書一樣,拿著張假畫解釋老半天,都是廢言。兩種我都不喜歡,是天秤的兩端,難以平衡。而學妹這種人,大抵是前者一類,也許大學時代上過一點畫論,看著古人的作品,用自己的技術衡量,覺得不可方物。但真要他在一堆作品文獻中研究,去找問題意識,用方法學推論,就完全被打敗。如果只是要品評等第,鑑賞辨偽的話,真是不要勞煩來唸美術史受罪,請去學學文創那種美美有氣質講座就夠了。

後來更覺學妹唸錯專業的,是一日他居然問學姊:「念美術史能不能賺大錢?」他可能平素看«ppaper»的專訪看太多,要不然就是以為自己可以是林志玲。想靠美術史賺大錢?還不如好好經營同人,搞不好以後變成台灣版的五十嵐優美子或鳥山明還機率大一點。

聽說此君又跑去考了其他學校的美術研究所,希望他能順利脫離此處苦海,渡到彼岸極樂。你好我也好,孽緣了一了,以後路上看到還可以點個頭笑一笑,莫再這樣窮耗,幾成仇讎。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