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在三門峽吃的唯一一頓早餐,是純粹中式的自助餐,喝豆漿得另外加糖。吃罷早餐,就去原本我以為不會去的虢國博物館。

虢國是指西周的時期的封國,即是「唇亡齒寒」典故裡被晉國滅掉的可憐小國,其國人後來就以「郭」為姓。三門峽,也就是古虢國的封邑,即為今日郭姓的本源。我在博物館售票處還看到「郭姓半價」,挺特別的。

虢國墓地出土大量的青銅器、玉器、金器,以及車馬坑,是館藏非常豐富的博物館。可是他們的陳列方式十分奇怪,有些展示品根本就沒有打光,放在那裡卻不打算給人看似的。因為要拍照也拍不起來,想要買圖錄,卻發現博物館也沒有圖錄,只有光碟。紀念品區要開不開,還得團員不停敲門,一副錢會咬人的樣子。這種情形在大陸的博物館,特別是「不會有很多人去」的博物館是見怪不怪,我只是可惜如此珍貴的出土品遭到如此冷落,要換作日本,早就有好幾本精美漂亮的圖錄和學術專書,還有相關產品如T恤、背包、提袋、手機吊飾什麼的。虢國墓地出土的許多象形玉器,都可愛到亟具商品化的潛力,可惜他們就白白讓那些東西放在那邊,還沒有一點燈光。

我總覺得他們要不根本不想做生意,要不就是懶得求變。在西安,到處都在賣兵馬俑、耀州窯、虎頭枕,千篇一律,連博物館都如此。在法門寺博物館的時候,我本來想買看有沒有館藏金銀器的複製品,走到販賣部,卻盡是些玉珮、玉鐲、平安符之類,牆上雖有百一些亮晃晃的商品,卻是什麼「馬踏飛燕」一類跟法門寺毫不相干的東西,我只好悻悻離去。其實變化也不要多,每間博物館都印幾件有博物館名稱的T恤,我們就買不完了。反而到處都賣一樣的東西,還擺明在坑錢,徒增對大陸觀光的反感。

看過虢國博物館,隨即驅車前往洛陽。我發現這段高速錄多充斥載運貨物的大貨車和貨櫃車,自小客車的比重很低。(後來聽說大陸高速路的過路費很貴,可能是這個原因)

到洛陽之前,我們先到義馬市的鴻慶寺看北魏石窟,這是一個偏僻的小地方,我們到的時候負責的管理員甚至回家休息,把鴻慶寺的大門鎖住。打開之後,只見一片荒草,旁邊還有幾畝菜田。順著可疑的石塊鋪疊的階梯,才看到損壞嚴重的幾個石窟。裡頭不僅風化嚴重,而且佛頭均被切掉,洞窟外散落數塊刻石,有一塊還是金朝年間,就這麼隨便倒在屋子旁邊。聽負責管鑰匙的人說,這寺原本規模很大,但共產黨把寺給毀掉,改成小學,地方幹部又把刻石拿去蓋水壩。如今所見僅三開間的一小間磚造房屋,原來的規模至少有五進院落。滄海桑田,非常唏噓。

大陸已在二○○一年劃定保護,據說要重建,我猜大概不脫發展觀光之流,蓋一堆新簇簇的仿古建築,總之前景並不看好。而且寺門對面即是鐵路,沒幾分鐘就有隆隆的運煤列車經過,恐怕北魏的石刻殘存,將在不久後全隳。

下午唯一的景點是去千唐誌齋。這原是辛亥革命元老張鈁的私宅,他與當時文人均關係匪淺,比如康有為、章太炎,和國民黨往來尤其密切,蔣中正曾親筆替他的母親寫祝壽文,可見他的地位(但我都不知道有這號人物存在,我們不是受國民黨教育長大的嗎?)。他因酷愛書法,便收集一千餘方碑石,年代多在唐朝,故名「千唐誌齋」,這裡有許多重要碑文,可以幫助我們知道唐代歷史細節,也有很高的藝術價值,但中共很晚才發覺此處的重要性,如此已將千唐誌齋,連同所在的花園「蟄園」大加整修,還把一「不知名」的北魏雕刻放在這裡安置。如果想找個地方散心,這裡是個不錯的地方。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