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

今天是待在西安的最後一天,早上即很密集地排了三個行程:興教寺、長安博物館、西安博物院。

興教寺最著名的是埋有玄奘舍利的唐代寶塔,連他的兩個弟子,一共有三座。我到興教寺才發現此地跟蔣中正頗有關係,民國廿九年的時候蔣和一些國民政府高層捐資重修興教寺,今天所見的山門就是蔣中正出的錢。聽老師說,玄奘舍利今天分放在八處,其中一處就位在日月潭畔的慈恩寺,取得舍利的過程頗為曲折,不過來源是日本人的戰利品,與興教寺無關。

因為民國廿九年有重修過一次,今天所見到的都是當時重建的屋舍,以及後來日本法相宗捐獻修建的新樓。只有磚塔是原構。塔的對面現在正在重蓋三藏紀念館,還沒蓋完,就目前所看到的狀態,和周邊的建築大異其趣,是北方的宮殿式建築。

現在的興教寺把民國重修的石碑放在前殿廣場處,石碑被打碎成數塊再重新拼組起來,很有可能是被紅衛兵給砸壞的。

其次是長安博物館。博物館的展示品沒有太大可看之處,倒是後院擺放的許多墓誌銘刻有可看之處,這些銘刻大多是唐代,也有隋和北周時期。而且他們有一組很完整的墓門、墓誌和石棺,是一個開元年間的比丘尼的墓。比丘尼的墓到目前為止恐怕是僅見,團裡的老師對此非常有興趣,拍到時間都超過了還捨不得走,不過時間超過這種事情在我們團是常態就是了。

西安博物院就蓋在小雁塔的旁邊,囿於時間,到最後我們就沒去小雁塔,都在西安博物院。這間博物館今年五月十八日才開放,是非常新的博物館,館中所藏大多是近幾年來新出土的考古挖掘,當中有許多難得的精品,像是二○○三年出土的史君墓石槨,二○○一年康業墓出土的圍屏石榻,還有非常精美的佛像等。西安博物院標榜擁有高科技的互動裝置,像電子書、立體投影、身體感應的電腦動畫之類,不過看起來噱頭大於實用。

博物院有展出書畫作品,這是旅遊中第一次見到。書畫雖然多是明、清、民國時期的作品,但保存狀態極差,破損、折痕、污漬所在多有,我看得非常心痛。希望修復這些書畫作品可以成為西安博物院未來處理收藏的其中一個重點。

中午吃完飯之後,即離開西安,前往河南省三門峽市。我們近兩點開車,大概六點多才到三門峽。我用「才」字,是因為路上塞車得厲害,而且高速公路屢屢因施工縮減車道,時速變得異常緩慢,屁股坐得疼痛不已。原本至三門峽是要參觀虢國墓地,也因為時間過晚而取消。

我們只在三門峽過短短一日,即要前往洛陽。初到三門峽,第一個感覺是:看起來都差不多,馬路同是寬敞的三線道,兩旁是普通的水泥樓房。等到進去十四層樓高的飯店房間往下一看,整個城市灰撲撲的,還有個高煙囪在眼前不停冒著煙,完全就是一座典型的工業城市。不過意外的是,雖然此地看似觀光業不發達,飯店員工的服務卻好過西安,但飯店品質就差強人意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