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疑為假藥的來源,使非洲的瘧疾防治遭遇阻礙

Kathleen E McLaughlin,2012年12月23日,衛報(原文連結

救命的藥裝在貨車箱子,拔山過海,放到藥局和醫院裡販賣。只是這藥有個問題:他無法救人。

光看包裝,看不出有什麼異狀。它的外觀極似真品,只有仔細觀察,才會發現少了浮水印或藥丸缺損等專業人員才會發現的造假跡象。即便是醫療人員也時常受騙。

「我自己也吃過,」Mechtlida Luhaga說道,他長期在非洲對抗瘧疾,既是醫生也是病患。「我吃了Alu,一點用都沒有。我驗了血,但仍然有寄生蟲。這藥是假的。」

在坦尚尼亞和烏干達,這兩國是世界上罹患瘧疾人數最多的國家,無論城鄉,人人都知道假藥和劣藥。多數人身邊至少有一個人曾經吃過。他們都懷疑,這藥就跟品質低劣的手機和廉價衣物一樣,都是中國所生產。

Luhaga對瘧疾很有經驗。她曾數次發作,知道無效的藥物已經遍及維多力亞湖區的各個藥局。位於坦尚尼亞維多莉亞湖邊的姆萬紮區當地醫院一位醫生,每天都要處理約七百位病人,在她辦公室牆上有個清晰的圖表,當中顯示病患當中罹患瘧疾者永遠是最多的。

在烏干達,市場上的假藥問題更為嚴重,會經如剛果民主共和國等較無控管的市場經過鬆懈的邊境進口。

「我們已經對一堆危險有毒的物品忙不過來,我們還要幹嗎?測試所有東西嗎?」邊境警察隊長Robert Kamchu說。

烏干達國家藥物管理局藥品檢驗局長David Nahamya,在他坎帕拉的辦公室展示假藥和其外包裝,只有實驗室測試可以分辨得出來。

除了假的瘧疾藥,還有假的抗生素乃至於假的緊急避孕藥。在這個世界生育率第三高的國家,平均每位女性生育六位小孩,使得人口一直陷於貧困。有些假藥毫無有效的成分,有些則是只有局部或錯誤的配方。

「我們並不排除有其他國家,」他補充說,亦有非洲的工廠遭舉報製造假貨。「但當然中國已經全面進入非洲市場...我想你已經看到他們在很多方面所進行的策略。盡可能的進口他們的產品,每種品質都有,並全部取而代之。」

中國影響日益加重

北京挾帶數十億美元經濟量進軍非洲,迅速成為雙刃劍,高量的增長與其負面的動機與行動相互抵消。

「如果非洲的監管報告屬實,中國的企業應當為非洲大陸上最惡劣的藥物騙局與失控負責,」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健康資深研究員Laurie Garett說道。

「沒有人算過非洲人死於假藥的總人數。但中國在其中扮演的角色確實相當駭人...即使是中國的官方媒體,你也可以發現有不合格藥物或假藥傾銷的報導,不僅傷害了中國人,如今也發生在非洲人身上。」她補充道。

國際機構對中國施壓,要求中國體認知其在非洲經濟成長的影響和參與程度,要求他們對改善健康進行努力。因此,北京當局派出援助,增加中國政府援助的醫生員額,建造醫院和發送設備與醫療品。

根據一份報告指出,中國在2007年到2011年間對非洲提供4億6千7百萬英鎊的醫療援助。和全球投入在非洲的醫療援助相比,不過是九牛一毛,但即使身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自己也有醫療體系的困境,如此已經是他們所能做到最大的努力。另一位國際外交關係委員會政策專家黃嚴忠說,中國主要的援助是基礎建設、 醫療隊伍與設備。

「當然,中國快速崛起的經濟影響力及實力,伴隨著國際壓力,需要負起更大的責任,」他說。「我們希望中國可以對全球衛生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但同時中國也很清楚最首要的任務是自己人民的需要。」

雖然中國的官方媒體在國內大力宣傳自己的努力,但非洲人鮮少感受到其中的善意。即使是直接受到中國慈善事業幫助的人也心存懷疑。坎帕拉有間中國資助一千萬美元所蓋的醫院,其烏干達籍的院長並不相信援助表面看起來的價值。

「這當中有不可告人的目的,」Edward Naddumba說,他管理這間剛營運的Naguru醫院。「這不可告人的目的是什麼?我們不知道,反正他們是我們的朋友。」

需要國際策略

就連醫生也無法分辨瘧疾藥物的真假,說明坦尚尼亞和烏干達的問題有多麼複雜,2010年有9千4百萬件病例紀錄,兩國加起來就有2千萬件。

雖然統計各異,但近來一些研究表明,這兩個國家的瘧疾藥物有多達三分之一是假藥或劣藥,而絕大多數相信都是源出中國。

「這個問題我們缺乏可靠的數據,使我們難以尋求一個良好的國際策略來解決此一問題,」世界銀行醫療政策資深衛生專家Andreas Seiter說。他補充道,世界衛生組織已經在從事這樣的調查。

「像印度或中國這樣的國家這些大量出口的製藥工業,已經意識到品質問題會傷害他們的出口生意,他們正努力建立起國內工業的監督機制,」他說。

Seiter表示國際犯罪組織更加危險,而且是更難對付的威脅,因為他們可以根據需要改換運作模式。

可怕的後果

2006年青蒿素批准成為坦尚尼亞第一線的治療藥物後,瘧疾這個撒哈拉以南地區最大的兒童殺手,應該已經在這場戰役中得到徹底的翻轉。但假藥劣藥的浪潮稀釋了治療成效,使拯救生命的可能性打了折扣,而且專家警告還將開啟新的危機,包括有抗藥性的寄生蟲。

醫療人員已經苦於缺乏設備,如今工作又要加倍。他們得去猜什麼藥可能有效,不僅徒勞無功,而且已經造成實際的傷害。

真正的青蒿素混合療法是非常有效的,可以達到95%的瘧疾治癒力。

經濟利益滲入各個層面。中國不願談論這個問題,他的非洲貿易夥伴可以確保獲利,即使非政府組織也難以責怪。因此研究人員試圖保障公共衛生的藥物源頭非常困難。

非洲的病患與醫療人員不太在乎藥是哪裡做的。他們更關心其致命的後果。

「病人吃藥的時候通常不知道這藥是假的,」坦尚尼亞姆萬紮區一間受人信任的小診所藥劑師Appolinary Mzinza說。「我們只知道治療後的療效,即便我們儘可能給最好的藥,但療效仍然很差。」

Mzinza在貧窮的農村地區配發藥品並提供醫療諮詢已經數十年了。大量無效的藥物使他經年累積的直覺與經驗變得不再準確。「我得說瘧疾不可能消除,因為我們用假藥治療,」他說。「如果你吃了藥卻治不好,你會因為被蚊子咬又再感染上。這會一直持續下去。

「這會讓我們死於瘧疾的人更甚以往。」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