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9日,Seeing China in Red(原文連結

昨天看過了〈愛滋在中國傳播的狀態和對愛滋認識不足造成的衝擊〉,今天我想討論傳播愛滋的主要途徑:賣春。

我的中國朋友立刻嚴正的指出賣春在中國是犯法的,但我想這意義不大。

幾乎我在內地的每次旅行都有人來拉客,通常是打電話到我的旅館房間。即使是像廣西的小鎮,人口大概只有五萬到七萬五千人左右,也有紅燈區之類的地方。中國幾乎每個地方,只要晚上出門,你都能在主要道路以外看到妓女戶昏暗的粉紅色燈光。

就跟中國其他問題一樣,其他國家不是沒有,只是規模無法相比。這裡買春不像美國會引來道德抨擊,甚至是商業活動的一環(和日本韓國類似)。此一社會問題少有人討論,但當涉及到預防疾病傳播時就顯得相當必要(更別提終止人口販賣和提高女性地位)。

幾千年來,妓女和一夫多妻都是中國文化的一部分,是直到近這一世紀,價值觀才遭到挑戰。在現代中國,買春和擁有情婦(某些情況下)視作地位的象徵,跟過去差不多。而「二奶」一詞原先指的是妾,如今當成是情婦的代稱。

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也認為民工感染愛滋的風險更高,因為他們的妻子都待在鄉下,只好在城市裡買春。由於此一群體流動性強,使得愛滋的風險甚至遍及最為僻遠的村落。每個階層的男性都會買春,但只有最底層的女性才會賣春。

賣春的議題是這麼諱莫如深,致使我連找一位從事愛滋病維權的人來討論這個議題也很困難。我大概理解何以我在寧明縣想找些妓女問問題的時候,我的中國朋友會說我「在妓女間很有名」。

我:你認為妓女在傳播愛滋的過程中擔任什麼樣的角色?為什麼當地政府允許賣春行為發展?

維權者:你如何得知這裡有賣春行為?當地政府並不允許。

我:這邊有些商店晚上透著粉紅色燈光,什麼都沒有賣,只有些女子百無聊賴坐在沙發上,旁邊貼著半裸男女擁吻的海報。我想這些地方就是妓女戶。

維權者:你怎麼能這麼肯定?

我:對一個外國人而言,我覺得這樣相當明顯。難道警察不能管控嗎?我是說,我看著士兵整晚都在店外走來走去。

維權者:如果地方政府知道地點,他們就會阻止的。


幾天後,我收到領導的警告,說我不應該指控士兵買春,因為他們才從搶救四川震災倖存者(即使跟這些士兵無關)在中國備受敬重。我其實根本無意玷汙解放軍的名聲,我只是要說,無論從哪個國家來的士兵,都會去買春(看看越戰前後的泰國和菲律賓)。

我多次想和中國友人談論賣春的問題,他們總是說此事不存在。也許他們認為外國人不會注意到夜間那些閃耀著粉紅色燈光的「理容院」。拒絕承認背後的意義在於,以中國人的道德操守不可能會去那種地方。

但就我的經驗來看,我學到的是中國為維持「傳統」文化和「傳統」價值的門面,而忽略了從古到今的現實面,以及這件事之於公共衛生的重要性。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