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我在二手書店找到一本老舊的《民國人與事》,彷彿可以跟大陸最近的「民國範兒」風潮呼應。但這本書的政治旋律,跟大陸現在的歷史觀格格不入,非常「國民黨」思維。弔詭的是,台灣因為本土意識興起,國民黨的史觀與民國三十八年以前的事情已經變成政治不正確的論述,大陸則是一貫高擁中共建立的歷史論述模式,逼使很多意識形態上傾向統一的人不得不向中共的說法靠攏,而忘記了台灣一直都有異於中共的「中國」認知。

當然,台灣不同於中共,我們已經有多元的民國史論述,駁蔣反蔣,相當熱鬧。不過,這個多元的前提,是因為我們以前也一直困在一個一元的思維當中,這種思維現在的年輕一輩已經無所感。回頭來看這本近四十年前的舊書,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我於是找一篇最鮮明的文章排打上傳。以為記。

(吳相湘,《民國人和事》,台北:三民書局,1971)

和平鬪爭和武裝鬪爭,同時幷用,是共產黨徒擾亂世界的慣技;如列寧所說:這正好像一個銅元的兩面。就中共說來:民國十六年八月一日,南昌暴動,是它武裝鬪爭的開始;民國二十四年八月一日宣言,又是它運用和平偽裝實行統戰陰謀的明顯信號。

中山先生容許中共分子個別加入國民黨,原是不使其獨樹一幟,消弭共產活動的一種措施。不幸中山先生逝世後,黨人意見分歧,共產黨徒乘機擴展力量。民國十五年夏,國民革命軍北伐前後,今總統蔣公洞燭機先,制壓共黨陰謀,民國十六年四月十二日,又毅然實行清黨。共黨乃利用「有野心無宗旨」的汪精衞於武漢建立赤色政權,大肆活動。五月,兩湖軍人先後奮起剷共。七月十五日,汪被迫「分共」。共黨立即決定民眾武裝暴動政策,規定湘鄂贛粵四省秋收暴動計畫。適張發奎率部移駐江西,其中潛伏共黨分子甚多。俄人及中共因又陰謀利用張掩護所有共黨分子南下廣東,然後將張解決,而由共黨控制其軍隊,佔據廣東。

張發奎所屬第二十四師師長葉挺為共黨主要分子,第二十軍軍長賀龍尚未加入共黨,但其全軍均為中共分子所掌握。其他師長團長多參加共黨,政工人員更屬清一色左傾。張發奎時擁護汪精衛,曾下令所屬高級軍官如葉挺等需退出軍隊或共黨。共黨遂不自安。

早在七月十九日,共黨主要分子李立三潭平山鄧中夏等即自武漢至九江商討南昌暴動計畫。周恩來旋亦到達。決定在政治上以「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名義。原擬二十八日行動,不及,改為三十日。而第三國際電令:如不得張發奎同意,即不可行動。賀龍葉挺等多數人表示不必再顧及張,暴動不能遷延,更不可停止。三十一日會議乃決定即夕行動。事實上:行動開始時已是八月一日拂曉。故稱「八一暴動」。正確的說:這是原屬於國民黨革命軍張發奎部的軍事叛變。叛變的有賀龍第二十軍三個師、葉挺第二十四師、蔡廷楷第十師、李漢魂第廿五師之兩個團。共五個師、兩個團。賀龍首先將駐守南昌的朱培德兩個團包圍,雙方激戰甚烈。原任南昌公安局局長朱德,早經朱培德免職遣送出境,又秘密潛回南昌活動,暴動開始,朱德亦煽動朱培德部兩連參加。故實際上這一叛變,張發奎的部隊損失比較朱培德部為大。

其時,幸朱培德所屬第九軍軍長金漢鼎兼任九江警備司令,立即宣布戒嚴,幷將所有受共黨影響之機關與民眾團體等一律解散,乃維持了這一重要口岸與長江中下游的聯絡,為後來八月二十二日汪精衛李宗仁等會晤舉行寧漢合作初步會談,保留一安寧的中立地方。

南昌暴動當日,共黨主要分子假借國民黨名義召集中央及各省市與海外代表三十四人舉行聯席會議,決定組織「中國國民黨中央革命委員會」,推選委員及主席團。事實上:若干被推選的人幷不在南昌且沒有與謀。主席團下設各種委員會,如張國燾主持農工委員會,郭若沫主持宣傳委員會,林祖涵主持財政委員會,吳玉章任秘書處處長,李立三任政治保衛處處長,另設「參謀團」掌握軍事,由劉柏承、周恩來等掌握。

賀龍葉挺等部在南昌搜刮錢財與武器後,八月四日,開始南下。

「南昌暴動」罪矛盾且最滑稽的莫過於假借國民黨名義對國民黨暴動。由於史達林指示中共,故中共七月十三日宣言尚有「國民革命領袖孫中山先生之光榮旗幟,永久是在革命民眾方面」。共產國際代表也一再說:「國民黨的旗幟還是要用的。」而其後共匪卻以這「八一」為其「建軍節」。共匪軍徽至今仍是五角紅星中嵌「八一」兩字。(幾年前,劉承司駕米格機來台投誠,許多人都看到其機身上的紅星與「八一」字樣)。可見共匪迄今仍在欺名盜世,我中華民國國民對於光榮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更應該知所敬愛。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