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經天


似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影劇圈男明星有誰沒有當兵的新聞,並以一種帶著譏誚的眼光去處理,好像逃避兵役頗為可恥。

逃避兵役誠然不是什麼多光明磊落的事情,但我更認為,不去服兵役也沒有什麼不好。正如我一再在文中所云,這個政府以獨裁的姿態,不給因由,強迫台灣的男性都要在軍中浪費時間,有的時候甚至還要因此賠上性命。為什麼我們就不能夠消極去逃避,一定得去面對呢?服兵役以後,我們又得到什麼呢?

說起來,諸此種種,也不過就是用法律定下來的沉痾劣習,但臨要丟棄,卻反敝帚自珍,好像此制一廢,台灣就告失守似的,活像一齣演不完的拖棚歹戲。

這些男明星寄生學校、逃避兵役的現況,也正說明對台灣男子的人生發展而言,兵役所帶來的傷害,遠比軍方自以為是的助益,要來得直接而深刻。不當兵,台灣男子不會損失什麼,可是當兵,他有可能在之後求職的競爭力上劣於同輩的女性,他有可能在大學研究所學習到的專業知識會過時,他有可能會因此和女朋友分手,他有可能思考邏輯會因為缺乏刺激而變簡單,等等等等。而且,政府把服兵役這件事,當成是帳面上美化失業率的一個手段──畢竟服兵役也是工作,即便每個月的薪資,連法定的最低勞工薪資一半都不到。但,這對台灣的勞動市場而言,真是莫大的浪費。聯合報之前(四月九日)有一篇文章,提到台灣少子化的人口結構問題,作者顧燕翎提到:「我國勞動參與率多年來持續下降…都不到百分之五十,遠低於其他先進國家。」看看自己,看看軍中那些大學畢業的義務役士兵,因為這個過時的兵役制度,我們可以工作的時間,又短少了一年有餘。這種狀態,難道是政府所樂見的嗎?

我得承認,我對兵役制度有著極度的不滿與仇視,這是我下筆難以自斂之處。然而,徵兵制一路至今,在社會環境巨大的變遷下,成為社會前進的阻力,於我而言,是不爭的事實。國防部遲至民國一百零四年才全面改換募兵制,而且徵兵制仍陰魂不散:台灣男性仍舊要接受四個月的軍事訓練。台灣男子的夢魘無法消散,台灣軍事力量也從來沒有因此更為強大,此種徒勞的作為,只能一再證明台灣人的自由和所享有的權益,何其虛假脆弱。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