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ll


11/5

我們在奈良住的是一間便宜的連鎖商務旅館,又恰巧碰到折扣優惠,若住雙人房,一個人一天的住宿費不過三千多日圓,算是非常划算的選擇。尤其這間旅館還附免費早餐,對我們這種得克勤克儉自助旅行的人而言,真是莫大的福音。不過第一天吃早餐,碰到一大群日本歐巴桑,瞬間把不甚大的用餐空間填滿,我們只好拿著麵包到用餐處外面吃。

雖是便宜旅館提供的麵包,但口味很不錯,選擇也多,光吐司就有三種不一樣的種類,還有生菜沙拉隨意取用,營養滿點。此時我就有點感慨,在中國大陸,就算是三星以上的大飯店,也不見得有如此水準的早餐。我永遠記得我在西安吃的第一頓早餐,服務小姐手上的一壺紅茶,都不知道已經回沖幾次,茶湯淡得幾乎看不到顏色;而在日本便宜旅館,不僅茶包隨意取用,紙杯外頭還有一層隔熱的泡棉。這些細節,才是我所認為的真正的國力所在。

吃飽喝足,就是上路之時。早上先徒步至東大寺。經奈良公園的時候,看到此行第一隻鹿,以後就愈來愈多,不可勝數。早上天氣仍冷,但陽光極好,剛好正射東大寺,是同團隊友仔細計算的結果。作為全世界最大的木造建築物,東大寺幾乎什麼都大,單一個鬼瓦就逾人高,大佛就更不用說。而且此寺斗拱非常壯觀,由於此處斗拱仍有實際承載屋頂重量的功能,都極為粗壯,非明清以來淪為裝飾的斗拱可以相比,光是建築物就嘆為觀止。而這棟建築物,竟還是縮小的版本。此寺兩次戰亂被焚,待德川幕府第二度重建時,規模只剩初建的三分之二。難以想像初建時的規模,是何等壯麗壯麗堂皇,當時日本的佛教勢力之龐大,不難想見。

看罷正殿,團員要往二月堂、三月堂處,我則到奈良國立博物館看正倉院展。正倉院是東大寺的倉庫,裡面存放著八世紀皇室的用品,以及天皇崩殂後法事所用的法器等。這些東西自存入正倉院以後,幾乎毫無破壞,一直留存至今。在大陸挖出地底的唐代文物以前,這批寶物是理解唐代風格的唯一實物,也是傳世僅存的遺物,重要性難以言喻。

我早有預感,此次看正倉院展,必定有很多人。只是待真正到的時候,還是嚇了一跳。非假日的星期三上午,我居然得排半小時隊伍才進得去,裡面水洩不通,玻璃櫃外有時竟為了五層人龍,看見展品得花好一番氣力,還不能凝神細看,因為隨時都有人作勢要把我擠走。

來看展的幾乎絕大多數都是老人,以壓倒性的比重,佈滿整個展覽場,可能是非假日的關係。這種場面在台灣簡直不能想像(在台灣,會出現一大堆老人的場合,大概只有醫院或進香團),我也第一次真實感受到日本是不折不扣的「高齡化社會」。或許就是鑑於老人看展者眾,正倉院展的解說牌字體大而醒目,而且貼得很高,不用怕人潮眾多看不見,是很貼心的設計。

下午行程是興福寺。與東大寺一樣,興福寺原本也是極為壯觀的佛寺。奈良時期由於佛教是國教,佛教山頭具有極大的政治影響力,伽藍均蓋在都城的中心。即使後來遷都,勢力不減,稱作「南都七大寺」,可以看成七個大山頭,興福寺、東大寺均為其中之一。不過興福寺十二世紀因為平源之戰,寺內盡被燒燬,鎌倉時期有所重建,又焚於戰亂。今日的寺院遺構僅剩下東金堂及五重塔。這幾年日本擬將原來的規模恢復,重建舊樣,但那是兩年以後的事情了。

我們來的時間挺湊巧,平素不開放的五重塔,這段時間居然開放第一層供人參觀,唯要索費。我沒有去看五重塔內部,而是另外看了興福寺寶物館,裡面放的是奈良、室町、鎌倉等時期寺內的造像與一些物品,入場費為五百日圓,於我而言相當值得。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