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雖然答應開課,我已經意興闌珊。開得成也好,開不成也好,對我而言,好似不再那麼重要。我之所以要用暑修補完,全因為我已經上了研究所──但我並不是非得唸研究所不可的人。我心中洩氣地想著,延畢之後服兵役,這也是一條路,我並不認為兵役是什麼洪水猛獸,心中充斥如斯得過且過的心態,外加事情一再受挫,那怕暑修的事眼看有了著落,我還是厭懶得很。

時序已屆期末,我也穿上了畢業服,帶著方頂帽,在華麗的音樂廳參加完畢業典禮。眼見就要七月,我信步走到系辦,想向助教詢問暑修的事情。突然看到一位同學站在助教旁邊,神色慌張不安,轉頭見到我,如遇救星一般。

「你來了太好了太好了。我跟你說喔,我也缺了跟你一樣的學分,我也要暑修。」

什麼!我不可置信。你和我缺同樣學分,為什麼遲至現在你才知道?

「救我要去辦離校啊,結果註冊組的人就說我少兩個必修學分要延畢。我的天啊!我已經去師大報到了耶,我不要延畢。」

我滿臉詫異,不敢相信學校可以罔顧學生權益如此。切莫以為我這個同學行徑散漫、偷懶怠惰。恰恰相反,她不僅修課多、成績優異,還曾特地跑去問註冊組學分的事情。當時註冊組和他說「沒有問題」,不料如今卻變得大有問題。要不是我之前「恬不知恥」去申請暑修,她的情形簡直是無解。於是逐漸疲懶的申請過程,因著她突然腳步急進:她可不願意為了區區兩學分放棄好不容易考上的研究所資格。

如今老師同意開課,唯一麻煩就是學生問題。平日大家習慣一學期兩萬多元的學費,暑修不過兩學分,五個人分擔要各付一萬元,簡直是天文數字。我對這筆金額雖然亦頭痛不已,但我可以理解平日大家太習慣有教育部高額補助的低廉學費,如今這個金額不過是「現回原形」,心裡也較為釋懷。蓋近日大學充斥,學生程度下降,教育品質也讓人擔憂,我自己以為,學費低廉,使學生對自己所修的課毫不用心,應是原因之一。學生負擔的學費無法如實反應出高等教育的成本,致使老師學生都相當輕忽浪費。就連私校所開設的暑修課程,也擺明是斂財工具一般,學生拿錢去換學分,老師則幫著打混過關。我的暑修也像是拿錢去贖證書,但付出如此高額的金錢,我更希望可以從中學到什麼,甚至可以有個成品。不過其他人就不是這樣想了,無論是一萬元、七千元還是五千元,他們都覺得過於昂貴,他們認為,花這麼多錢上專業科目的課一點也不划算。他們寧願去找他校,上兩千元的通識課程。

在找同學暑修的過程,我一度非常頹喪。我不敢拿自己的想法要求別人,只好一味說好話,用「價錢可以商量」的說辭,希望讓更多人來修這堂課。但另一個讓我頭痛的點,是那位臨時被告知缺學分的同學,也許她太過害怕,竟變得有些急躁。我和她其實有共同默契,既然我們非要這學分不可,就不可能計較得花多少錢,「個人造業各人擔」,我兩皆相當認份。不過她顯然轉不過來,以為別人也作如是想,打電話找同學暑修時,竟有些強迫的口吻。好似我們鎖定了一個缺了三學分的同班同學,他一直無法接受學分費「過高」,我和他說「如果你肯加選,我可以幫你負擔一部分的學分費」,讓他有些猶豫不定。然而當她打給他時,卻說「我們只差一個人,你得要修啊」,好似他修課是為了成全她,如此當然「談判破裂」。終不得已,我只好央請一位同學作人頭,由我和她一同平分多出來的學分費。

所幸後來有兩位外校學生來修習這堂課程,我才知道美術術科的暑修在台灣真是少之又少,我這堂課,反倒像荒漠甘泉一般。若說有任何聊以慰藉,或者說此事唯一之裨益,想來僅此點罷。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