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問了好多人我是不是錯了,他們都說沒有。但我知道,和你在一起,就是一個錯誤。

我的好朋友都看衰這段戀情,我很不服氣。也許我之前的幾段感情都草草結束,但這並不代表以後都是如此。就這樣,一晃眼四年就過去了,連我自己都有些訝異我們可以維持這麼久,這當中,是不是帶著一點點賭氣的成分在裡頭?

我知道我倆在這段感情中走的並不順遂。長達四年的長距離戀愛,我得時常奔波在島嶼的南北兩端,往來高速公路上的時間,甚至比待在自己家裡的時間還要長。我知道我很蠢,別人都笑話我為你花太多錢,我無所謂。他們沒看到你為了多賺一點錢跑去上便利商店大夜班,平常日子省吃儉用,因為你的父母只幫你付學費;他們不知道我過去你那邊,比你北上找我來的方便,雖然你嫌我在這裡礙手礙腳──可是我的心裡,總有一個很小很小的期盼,希望你有一天可以專程北上來找我,給我一個驚喜,我還是會抱怨這裡沒有地方住,你上來好浪費錢,諸如此類,可是我還是這樣期盼,渺茫的期盼。

你不會來的,我清楚的很,所以我很甘願。三更半夜坐著長途車下來找你,幫你打報告,幫你準備考試,跟你的室友、班上同學打成一片,自己負責自己的開銷──我都甘願。有時在北上的回程車上,我會無端的痛哭,我也不怨什麼,只是太累了。無論明天還有兩篇五千字的報告,後天得交一張油畫,還有社團評鑑的文件,還有系展的籌畫,終究不能阻止我對你的付出。

我還記得我倆的愉快時光,在墾丁的白沙海灘上嬉戲,在花東的海岸公路上馳騁。曾經有黝黑肌膚是我們愛的標記,90C.C.摩托車上滿載甜蜜的回憶,不僅留存在那些照片中,更留在我的腦海裡。可是這不能抵銷到其他時刻,你對我不耐煩的眼神,你那張從不說愛我的脣,你一點都不體貼的心思。你每次都嫌市區太遠而不到車站來載我,你寧願花時間跟別人打橋牌也不願說幾句話來哄你的女朋友的開心;我在外地替你張羅你去考研究所住的地方,你卻連一個感激的微笑也不給我。我在全身疲累中感覺無力痛苦,幸福的時光像是夢境般虛假,像是一場騙局。

我當然還是愛你的,親愛的,所以我突然出現在你的畢業典禮,想要給你驚喜。這件事我策劃了很久,包括聯絡來接我的同學,欺騙家裡學校有急事得提早離開,還已經買好了準備要送你的禮物。我穿著你最喜歡的顏色,素淨的連身小洋裝,當你撥穗完走下台以後,沒有預警的出現在你的面前。

你滿臉訝異的看著我。「你怎麼…」話語未歇,後面同學的吆喝聲大聲叫嚷著你的名字。「你等一下喔。」你接過我的禮物,沒有一句言語,隨即沒入層層的人群當中,徒留我一個人呆呆的站在原地。

「欸,怎麼是你啊,你怎麼沒講你要來。啊他咧?」不知道多久,同班的一位女同學才突然看到我,又驚又喜的跑過來。我滿臉苦笑。

「你今天穿得好漂亮喔!等一下畢業完我們班要去吃燒烤,你就一起來吧。」我微笑不語。你居然沒有跟我說你們畢業典禮完要吃飯,只是因為我沒有說要來嗎?

熱鬧的吃飯場面,我難得地沉默了,只是禮貌性的笑著,撥弄碗裡幾片烤的略焦的肉片。

「你怎麼了?」

「沒有,我那個來了不太舒服。」好多人看我一身安靜,都過來問我如何,我不想當眾拆他的台,就拿MC當藉口。MC是有的,這也不是說謊,可是更令我難過的,是你毫不在乎的神情,毫不理會的模樣。你居然埋怨我:「你怎麼不早講,我還得臨時跟人家講多一個人,我都訂好了說。」你都訂好了,你都訂好了,而你沒有跟我說,我難道沒有資格知道你們畢業典禮完要做什麼嗎?只是因為之前我沒有說我要來嗎?

那頓飯沒有吃完,我就說要趕期末作業而先行離開,你連一點點想留住我的意思都沒有。我哪次因為要趕期末作業而先走的呢,你都感覺不出來嗎?我在車上無法控制地一直流著眼淚,等一下我還有油畫要畫,泥塑的作業我也還沒有完成,就這樣哭回去臉一定腫得很難看,可是我已經無所謂了,已經無所謂了

已經無所謂。無論之前如何,你終於屬於我的了。我撫摸著你細緻的臉龐,指尖慢慢滑過你白皙的肌膚,滑過你的頸,滑過你的肩胛,滑過你的胸膛,和那汩汩流出的,鮮紅的血。你看我真的很愛你,怕你痛苦,我只刺中你的要害,我還是不忍心看到你難過。我知道那天吃燒烤你要和大家講些什麼,我只知道我心機很重,沒想到你也是。你以為我不會在那天來,計畫著在大家吃燒烤的時候,帶你的新女友,可是我其實是要給你一個驚喜,你嚇到了,將我拋在一旁,事後還叫你那個女人出來找我。你知道她怎麼跟我說的嗎?「好可惜啊,穿這麼漂亮,你男朋友還是變成我的了。」你的新女友沒有出現,你知道為什麼嗎?我尾隨她進入女廁,我不知道我哪裡來那麼大的力氣,把她的頭壓到坐式馬桶的水裡,把他給悶死了。我還害怕我沾濕的衣服被人問起,還好大家都沒有發覺。

我不怪你,我知道遠距離戀愛很難熬,就算我兩個禮拜就去一次也挽回不了,更何況我為了要跟你在一起出國畢業旅行,沒日沒夜的打工,連自己回家的時間都沒有了。我承受不住這樣的痛苦,你琵琶別抱的痛苦。我早應該讓這齣拖棚的歹戲了結,讓你活受罪是我的不對。我只是想要拿回一點什麼,畢竟我花費了那麼多的金錢和時間,我愛你,我不求物質的回報,只求你給我三個字,讓我覺得這四年的時光是值得的。

你連三個字都不給我。

你連一點點虛偽的掩飾都不給我,大剌剌地在我面前找人,這才是我要走的理由。我知道了,我一直等待著這個機會,我還問了好多人,我這樣對你,你這樣對我,我如果想殺你,我有沒有錯?我的朋友,我的同學,他們都說沒有。我不想再繼續錯下去了,所以你知道你為什麼躺在我的懷裡了吧。我們不用再長途奔波了,你不會再離開我了,親愛的。

後記:這是一個有所本的虛構故事,因為很喜歡《女主人的沙龍》的驚悚極短篇,所以也模仿著寫,寫的很糟糕,算初試啼聲。寫故事全都虛構真的好難,還是有點依據的比較好加油添醋,也算是一種偷懶的手段,只是偷懶也很爛就是了。呵呵。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