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圖看豬頭三拍的實景

在關渡求學已經四年,卻從無去過關渡公園,彷彿有些說不過去。趁清明假日無事,天氣也不致過分炎熱,便即身前往。

公園進場費可不便宜,得花我五十大元。不過看在此公園為保護台北珍貴的河間地,亟富環保意識,容或算是替台灣生態盡一點棉薄之力。我老師說關渡公園活脫脫就是趙幹的《江行初雪圖》,果然不錯。遙望公園保留區,蘆葦一片片延伸,河道流轉其中,間或露出沙丘,很似畫中情景,只差沒有五代人穿梭其中。不見冬日枯黃的蕭瑟,而是翠綠的豐美。此處是一賞鳥勝地,不過我對賞鳥興趣不大,認識也不多,純粹是踏青而已。

公園除了河間地的保留區,尚有一大片應係人工處理後的部分,像是步道和遊客中心。公園為了恢復原有生態,大都選擇原生樹種,用心良苦,只是公園開放沒有多久,還是一付樹小牆新的模樣,讓我想到了大安森林公園,雖具「森林」之名,但不太有森林之實。倒是關渡公園中部分地區灑種的醉蝶花長的生氣蓬勃,上頭還可以看到螞蟻開設蚜蟲牧場,瓢蟲幼蟲在旁伺機下手。不多日就能有迷人的粉紅花田,值得期待。

台北市公園很少,可以大到撐起都市生態的幾乎沒有。大安森林公園勉強算是一個,但是不知道是土壤貧瘠還是氣候不佳,都已經這麼久了,它離「森林」兩個字的感覺還是很遙遠。台北不是沒有濃密地像森林一樣的地方,可是市政府不在意,一個個挖掉了,非常可惜。關渡公園的成立也很波折,民國七十二年就已經成立「關渡水鳥生態保育區」,卻遲至民國九十年才成立公園,真正落實保護的工作。只是晚作總比不作好,不論還來不來得及恢復舊觀,至少要保存現貌。台北市民算是台灣最具公民意識和最要求公共場所品質的一群人,可是對於綠地,尤其是幾乎可以回歸到原始林程度的,可以調節都市空氣污染增加生態保護的綠地,對許多台北人而言,還抵不上101大樓或巨蛋球場。我無意苛責民眾,這畢竟是政府的責任,應該是政府要帶頭來做。紐約的中央公園早在曼哈頓還是一片荒地的時候就已經出現;東京的明治神宮,擁有相當於五十四個巨蛋大小遼闊面積的茂密森林,也早在八十幾年前就已經存在於澀谷鬧區,用的是當時最先進的造林理論,成為東京市中心重要的都市之肺。這樣比較或許不太公平,台北許多公園出現還未滿十年,就是小葉欖仁這種速生樹種,也還得花個十幾二十年,才能到「蔚然成林」的地步。我只是感歎,政府的作為遠遠落後人民的需求,在某種程度上,還變成拉低民眾生活水準的絆腳石,好像那個不知道圍了幾年,終於在今年才拆掉的火車站廣場,在此之前,作為台北的門戶,火車站附近一直無法脫離「開發中落後國家」的場景。看著對岸的建設透過極權的力量在那裡「超英趕美」,在環境保護的實行上具有優勢的我們,是否也要更為積極地去營造一個充滿綠意,並「生機」蓬勃的都市?

喜見台北還有一個空間,可以讓我驚豔的野地風光,雖然遠方的北投焚化爐和嵌在河水兩岸的公寓高樓不停提醒自己這裡其實是台北市,而非《江行初雪》的五代風光,不過「葦草萋萋差可比」,雖不滿意,但可接受。大概為了那張畫去關渡公園的人,當時也只有我一個了吧。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