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補:有人看到這篇文章,以為謝宗仁是我,其實不是。我只是去聽他音樂會的其中一人而已。但我仔細重看了自己寫的文章,發現裡頭主詞相當曖昧,被誤認實在是自己粗疏,在此向那位誤認的人致歉。真正這位作曲家的網誌在此,歡迎去參觀。

0603補:

雖然我自大二開始就在聽所謂「現代音樂」的音樂會,但直至今日,我還是對現代音樂茫無所知,而且無法真心誠意的喜歡。只是因為自己的經驗,我大概也可以稍微理解台灣多數人對現代藝術的抗拒,就是波洛克 (Jackson Pollock, 1912-1956) 的作品已經超過五十年,嫌他看不懂而不能接受的仍大有人在。只是我總如此期許,既然是學院中人,不只美術,其他藝術領域也應該要一併俱進,總不能都已經是觀念藝術的時代,我還在執著於巴赫、莎士比亞,自以為風流蘊藉,其實陳舊迂腐。

不過此既是附庸風雅之舉,當然不求甚解,恁多年過去了,並沒有什麼進步。唯一的進步,大概就是可以在鴨子聽雷的同時不致沉沉睡去。今天在聽演出時,一位很義氣的學弟前來充場面,誠意方殷,但甫一坐下就進入夢鄉,連最後一首鋼琴獨奏激烈到如強颱來襲,他仍不為所動,還發出沉著而穩定的鼾聲,在不過十人的聽眾之中,尤是明顯。要附庸風雅,至少要可以抗拒周公的招喚,才不會不小心被邪惡的學長寫在網誌裡以博眾哂。



演奏曲目:

1. 風與火 給十四位演奏家的室內樂曲
Wind and Fire. Music for 14 Instrumentalists.


取材自聖經希伯來書一章七節「神以風為使者,火焰為僕役」,加上作者對風與火的各種聯想,形成一對稱式樂思的形式架構,並藉由簡單的幾何圖形為符號,排列組合成為各段落的織度樣態,表達作者心中對風與火的各種意象。

2. 楓之絮語 給木管五重奏
The Whisper of the Maple. For Wind Quintet.


本曲完成於2007年,靈感來自於陳偉仁先生的詩,講述楓樹綻放出五種顏色所展現的生命力,而這五種顏色便成為本曲段落的基本設計,加上象徵冷酷的黑色的導奏以及皎潔白色的尾奏,成為七個主要段落的結構,以及4個小間奏曲。本曲在音高設計、形式結構以及樂念發想上皆以對稱性概念為出發,並透過萃取出的小宇宙與全曲大宇宙相互呼應,企圖為作者生命的成長與變化留下印記。

深秋啟動並營造寒冷
天空使勁地灑落藍與靛
楓葉嘔盡心血
向上回應紫、紅、橙、黃與綠
當冬天來臨的時候
皎潔的白雪 從天而降

人生的難處帶來深秋
天空早已滿了藍與靛
等待生命盡心竭力
向上展現紫、紅、橙、黃與綠
當冬天來臨的時候
皎潔的生命 由內而外

3. 清秋寥落 給古箏獨奏
Solitary in Cool Autumn. For Zheng solo.


本曲完成於2005年秋冬之際,作者在此曲中融入了古琴的音樂語法,藉由琴曲,「平沙落雁」之提昇,成為本曲創作之基調。企圖表達作者內心的寒秋與期待之意念

4. 雨夜梧桐 給鋼琴獨奏
A Phoenix Tree on A Raining Night. For Piano Solo.


本曲創作開始於2005秋雨,完成於2006的初夏梅雨,這一年住在觀音山的山腳下,夜晚有蟲鳴,清晨有鳥叫,窗外不時可見霧氣籠罩山頂,伴隨著細雨綿綿,偶而也颳起幾陣強風。讀到蘇東坡的詞,覺得與生活上能夠貼近,心有所感,成為了本曲創作的動力。

本曲大致上照著詩詞的情緒進行,各段在素材個性上的差異雖大,仍可大體上以A B C B' A' 的形式看待,試著將詩中的情境與意境,藉由音樂來描繪與表達。

木蘭花令(梧桐葉上三更雨)
梧桐葉上三更雨,驚破夢魂無覓處。
夜涼枕簟已知秋,更聽寒蛩促機杼。
夢中歷歷來時路,猶在江亭醉歌舞。
尊前必有問君人,為道別來心與緒。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