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篇中國人參加哈佛大學模擬聯合國會議的文章流傳到了PTT,引起台灣媒體的注意。這篇文章,很可以看成是某種中國主流觀點,對台灣的看法固不用論,當中我認為特別值得討論的,是他們對「自由」和「人權」的理解。

若不去看他的觀點,這篇文章確實是清楚交代了事情的前因後果。但也正是因為文章交代了前因後果,文中氣憤的心情反而顯得無比荒謬。但我們不得不意識到,這種荒謬感,對他們來講才是正常的表現。

首先,他們覺得將台灣列為國家茲事體大,非要更改不可,可是哈佛大學卻不以為意。顯而易見,哈佛大學根本不覺得這需要當回事。中國人日日被中共洗腦,以為這件事情宛如上帝旨意,要萬國永矢咸遵,其實這件事情出了中共國境,就不會有人認真看待。文中有種觀念特別能看出中國人的奴性,文中認為美國政府既然已經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哈佛大學就應該跟著遵行不渝。中國人不知道美國的大學是完全獨立的機構,他們要怎麼認定台灣,美國政府無權置喙,遑論外國。所以事實上,當他們抗議哈佛大學印製手冊的內容,並串聯要求重印時,已經冒犯美國大學的「自由」,但中國人卻將侵犯別人的自由當成自己的自由。

其次,他們選擇的方式是「遞抗議書」,但內容非常過火,要「在每一个委员会中向所有代表们官方发表声明,承认手册的编写错误。修改并重新印制手册,将“country”更改为“country and region”。并将错误手册撤回。」這種內容,完全是將哈佛大學當成自己的下屬在使喚,魯莽非常,隨便在什麼地方都是冒犯,更何況是真正傲視全球的哈佛大學。哈佛大學之後沒收證件、將他們驅離會場,不過是合理的反應。也就是說,中國人自己失禮在先,卻指責別人魯莽無禮,文中批評哈佛大學的官方回應「咄咄逼人」,為什麼沒有想過,他們自己才是用頤指氣使的態度對待哈佛呢。

最後,文中自認為「孰可忍,孰不可忍」的「冒犯」遭到哈佛大學全然忽視,還被攆走,怒不可遏,大肆批評「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美国的民主。在我们通过合理途径提交抗议书的时候,哈佛方面起初强硬的不妥协不沟通的态度体现民主了吗。原来这就是美国所谓的自由,言论自由了吗,行动自由了吗。原来这就是美国天天讲的人权,权在哪里了?」就像五歲小孩要不到糖果,就倒在地上嚎叫哭鬧,大喊「不公平不公平」,如果這就稱之為「自由」或「人權」,我不得不說,中國人對自由或人權的理解,大概還沒斷奶。

但,這就是一個有趣的現象。因為反過來說,台灣人也很常碰到這樣的情況,我們更常碰到世界各地的機構單位或政府將台灣寫為「Taiwan, China」,甚至更難忍受的「Taiwan, Province of China」,發現此事而去信要求更正的台灣人也不在少數。不過就我所知,就算這個扎眼的稱呼從來都沒有更動,台灣人還沒有因此遭到如斯待遇。我相信這只是個很單純的理由:他們知道「Taiwan, China」或「Taiwan, Province of China」不是事實,只是不想得罪中國,所以無視台灣人的抗議,但還是讓台灣人抗議。而拜中國日益低落的名聲所賜,當中國人在國際場合嚷嚷著要將台灣從「Country」踢出去時,像哈佛大學這樣眼高於頂的地方,可以採取激烈的手段,還能順便在國際上維繫住「超然獨立」的好名聲,何樂不為。或許中國人真的要氣憤的,是為什麼自己的面貌日益可憎。如果連出席模擬聯合國會議的精英,尚且搞不清楚自己錯在哪裡,以後這樣的事情,恐怕只會愈來愈多。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