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w Jacobs,2014年5月9日,原文連結

就在中國軍隊血腥鎮壓天安門運動二十五週年的三星期前,當局就已經開始取締任何紀念活動──即便是私下進行。星期三晚上,公安人員拘捕陳光,他今年43歲,從軍人退役後從事藝術,當時那些日子騷動的經歷不斷縈繞他的心頭,成為他作品靈感的來源。

友人認為這是陳光上週私下上演跟六四事件有關的表演招致警方的反應,因為中國政府寧願遺忘這個事件。根據曾參加四月廿九日表演的人指出,作品相當短暫且抽象,約有十二人受邀到宋莊的工作室,這是藝術家在北京東郊外的一處根據地。一位外國媒體的攝影記者也有參與。

根據與會者所說,表演一開始有一位女孩在暗房中晃動著手電筒。當燈亮之後,觀眾看到陳光帶著口罩,安靜地用白色油漆粉刷牆壁,壁上有著用洋紅、紅色、藍色顏料寫滿1989到2014的年份數字。當他結束後,觀眾鼓掌,然後離開去吃晚飯。

「這是我們的自主權,」一位要求匿名的友人說道。「人民想要記得六月四日發生了什麼事,但無法公開舉行。如今就連私下作都不能了。」

另一位友人稱,有四台警車出現,當中的警員從陳光家中將他帶走。北京通州看守所的人員證實他關在那裏,但拒答其他問題。

最近幾週,公安已經圍捕一群想積極去紀念六四的學者與記者。當中包含浦志強,他是著名的人權律師,因為與一些學者試圖舉辦私人的紀念聚會而在一週前遭到逮捕。其他如丁子霖,是「天安門母親」的發起人,代表當時被軍隊殺害的死者親人,他也被禁止回到北京的住所,直到六四過去。

雖然陳光近幾年也接受幾次訪問,但他絕無參與任何政治活動。他一直只藉由繪畫來紀念六四,就一般觀察來看,他沒有跟造成數百名人死亡的暴力有任何連結的可能。但在2009年一次訪談中,他承認他許多作品都跟當時事件有關,當時他手持步槍面對著抗議學生,後來,在軍隊清除了天安門廣場後,他在燒那些旗幟的當時,帳篷與教科書早已扔在腦後。

星期二,在他被捕的前一天,陳光傳簡訊給紐約時報的記者,說國安單位整天都在打他的手機。當晚和他短暫的電話聯繫中,他相當苦惱,不知如何是好,「我很害怕接那通電話,也害怕他們直接來找我,」他說。

經過一番討論,陳光認為他最好出城,直到六月四日以後,但他拒絕立刻離開的建議。

「我想我明天再走好了。」他說。

香港蘋果日報新聞

陳光作品:(圖片來源)

覓1號.jpg 覓2號.jpg 遺留物1.jpg 遺留物2.jpg 斷1 斷2.jpg

    文章標籤

    陳光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