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scha Matuszak,2011年12月3日(原文連結

幾年前我搭計程車的時候,前座坐著一位因福布萊特計畫來中國研究佛教的學者。我笑問他「佛什麼?」,讓他氣呼呼的離開計程車。

他大概到今天還以為是我是個白痴。不過他的生氣可能另有原因。中國還有佛教嗎?你去過的中國的寺廟古剎中,還剩幾間看起來像是宗教場所的?又有幾間看起來像觀光景點?

我們常忘記佛教其實源出印度,但在中國發揚光大,因為多數宗教已經由商業活動或政府所掌控。在中國的城市裡很難遇到一位真正的出家人。

去過寮國或泰國的人就知道那邊的佛教和中國的佛教有多麼不同。我對在中國可以碰到一位「貨真價實」的僧侶非常意外。

讓我們看一下這張照片:

rdn_4ed5b6b2540d4.jpg
一位比丘幫死於太原車站的老人超度

這張圖片告訴我佛教在中國仍存在,即使今日多數寺廟宛如迪士尼主題樂園一樣。總有人希望藉由宗教讓自己好過點,這些人不會少的。主題樂園則是科技時代的產物,不是都說上帝已死?但信仰是最容易不朽的,總是在最難以預料的地方突然出現。

不過我要再讓你看這張圖片:

lama.jpg
藏人喇嘛被捕

這是一張常見且不安的圖片。

這張照片澆息了我對這個政府自我改善的任何期盼。

去過西藏的人都會被當地人民的信仰所震撼,他們的信仰是地球其他地方所罕見的。這個民族可以把朝聖當成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他們做的時候全心全意:他們匍匐在地,再像尺蠖一樣屈身而起,如斯行徑布滿整個高原。

中國政府用怯弱和自卑這兩個可悲理由替逮捕喇嘛的行徑辯解:

一位龜縮在假名Hua Zi後的人寫出這種邏輯缺陷的理由

一位白癡的學舌鸚鵡李德成(音譯),根本是行屍走肉。

他們甚至沒有勇氣寫出掛在喇嘛脖子上的板子所寫的潦草標語:

分裂國家

這是政府認為西藏自焚事件的原因,不是佛教。政府對佛教一無所知。佛教讓那些喇嘛知道他們的死可以讓靈魂回到最終的歸宿;佛教屬於那些讓喜瑪拉雅山巖磨破自己肌膚的朝聖者;佛教屬於那些不斷誦經轉經輪,在山上無止盡的跋涉的女子和涔涔汗珠。當然,佛教更屬於那些為了自己的信仰自焚的喇嘛。

它不屬於懦夫、惡霸和壓迫者。

所以住嘴吧,李德成和那位Hua Zi,如果這是你本名的話。

12/4增補:

我缺少從佛教觀點批評這件事情的能力。我只是很生氣然後把它寫下來。但亞洲時報有篇文章幫我做到了,我非常推薦。下面是部分引文(語出一九六零年代某位越南比丘):

自焚是當事者為要證實他所要表達的是最重要的。自焚的痛楚甚於其他。用這痛楚來訴說的需要最大的勇氣、坦率、決心和誠意。

越南僧侶以自焚訴說自己的力量和決心,他用承受巨大痛楚的方式來保護他的子民。但為什麼他要自焚而死?自焚和自焚而死不過是程度上的差異,若有人自焚過甚,必然會死。重點不在致死,而是焚燒。他真正的目的是要藉此展現決心,而非死亡。佛教信仰中,生命並不侷限在六十、八十、或一百年之間:生命是永恆的。生命也不僅在局限於肉身:生命無處不在。透過自焚表達自己的意志,並沒有犯下毀損的罪過,而是建設的表現,亦即為眾生受苦難。

如果佛陀其中一個本生故事,將自己的身軀餵獅,好讓牠不去吃掉自己的子嗣,佛教僧侶相信這是在實踐最極致的慈悲:藉由犧牲自己來喚起並尋求廣大眾生的幫助。


後記

本文作者認為西藏喇嘛自焚是宗教犧牲,沒有政治因素。不過西藏素來是政教合一的地方,要說只有宗教意圖,實在說不過去。但我也不認為自焚和藏獨必定有關聯,畢竟中共對西藏的壓迫,並不是只有剝奪自治權這一項而已。邊疆民族遭受到中共的摧毀破壞,此處便不贅述。藏人自焚,不啻是對國際社會最為沉痛的呼求。

    文章標籤

    佛教 中國 自焚 西藏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