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

前兩日收假那天,我去看了小舅媽一趟。之前突然聽聞她罹癌,已經很嚴重。雖然已有心理準備,但至見面,仍是不免感到痛心。她一人坐在客廳沙發中央,整個人瘦得皮包骨不說,臉上全無血色,憔悴異常,完全看不出和之前是同一人。但基於禮貌,或者是不願戳破現實,我從頭到尾強顏歡笑,故作輕鬆,還替母親送了紅包,希望她能「恢復健康」,其自欺欺人如此。現在想來,仍覺難過無比。

既是癌症,何以不是在醫院住院醫治?此事說來無奈。舅媽此病據說已經很久以前就已經發現,卻一直只有舅舅和娘家親人知道,連同住的外婆也隱瞞。直到前兩個月,可能病情惡化到無法工作,遂辦理退休,在家休養,此事也才為外婆所知,傳入我們耳中。

我知道有人相當抗拒至醫院看病,說是認為西醫的治療方式不正確,我倒覺得,許多醫生缺乏同理心、草率處理病人,才是主要原因。因為如此而不看西醫,寧願用其它方式去「治療」,我雖然不以為然,但不是不能理解。可是隱瞞病情不讓親友知情,甚至是同在一個屋簷下的至親,這點我就極不能理解,然而走到這一步,到底是本來可以挽救而不思挽救,還是命當如此,也無從追問了。只能看著眼前的舅媽,被病痛一分分侵蝕,眼睜睜看著她一步步離開我們。

8/1補:她已經離開我們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