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

很多人到山上看著濃霧山嵐會覺得很浪漫,我以前也這麼想。但如今不再是了。自從到這裡以來,大霧籠罩已經見怪不怪,山嵐掩映更是理所當然。今天鋒面自巴士海峽北上,大雨加上大霧,我第一次這麼清楚感受到「如陷五里霧」的狀態,浪漫的氣氛早無,倒是充斥著無助和不安。

這也相當程度反映我的心情,無助不安,即便離退伍的時間,已經不到三個月。

6/4

又是漫長留守在部隊中的時刻,離下次的假還有三日,對我而言,可以像一世紀那麼長。

鋒面所致,山上斷斷續續的雨,連著濃霧,幾乎不曾停過。這大概是這幾年來我所過過最冷的六月,不只是因為多雨,而且大概也只有這段時間,我會三更半夜站在野外任憑風吹雨淋。所以這個冷,或許更多的是心理上的,而非生理上的。

我發覺如今要寫一些軍中的事情,已然感到有些倦怠。一方面是因為,寫來寫去總不脫那些埋怨,如陷死胡同,有種困獸之鬥的無奈;另一方面,隨著退伍之日一天天靠近,突然變得欲言又止,心中不住想著:再忍忍吧,忍忍也就過去了,消極之心日盛。連訴諸文字,也感多餘。

比如最近體能要求日趨嚴格,每日早、午、晚都要鍛鍊,還要測試,不過者即取消提早假。此時不免感嘆,何以我還得待到八月,陪他們在此瞎耗這些時日?但轉念一想,再怎樣也不過到八月中旬,現下就是儘量配合。如此消極去看,對心理影響頗鉅,其實不好,卻也無可奈何。

我鮮少在寫及軍中事情的時候,直言批評某人,因為我總覺得,我的不滿係制度所致,而非個人單獨的表現。但在此地時日既久,有時亦不免對一二人物有明顯的好惡情緒,這實在是難以避免的。但,這一切若在八月即可結束,我實在不用再去著意臧否什麼,反正一切將成過眼雲煙,一如滿山濃霧,終有消散之日。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