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中的時候,跑去看《不能說的秘密》。

怎麼說呢,我覺得以周先生初執導筒,外加我這幾年看過的台灣片,這部片算是拍得很好了。

既然是新手,當然有很多值得改進的地方,要認真批評一定長篇大論。但,哪有人一開始就可以完美,不都是不停修正進步嗎?有感台灣電影已經被台灣人忽視太久了,難得有個具號召力的明星自導自演,帶來人氣,我覺得還好過政治人物刻意炒作出來的幾部紀錄片。

台灣的商業電影自從郝劭文那幾部「犧牲色相」的搞笑片後,就彷彿陷入無底的深淵,再也沒有人賞光。偶有幾部看起來票房不錯的片子,也不足以打開一個內需市場,只是零星個案。而那位鴻海總裁說要拿大錢投資電影,現在看起來大概只是張空頭支票。政府已經擺明放著爛,企業界也沒有人想淌渾水,能夠救電影界的,不就只有像周杰倫這種人嗎?

說起來電影就是明星工業,大家進電影院,鮮少不是衝著明星而來,名導演本身也是明星的一種。要不然像《斷背山》這種連美國當地都被視作主流邊緣的東西,怎麼可能在台灣引起轟動──不就是李安名聲響亮嗎?更不要說好萊塢電影。我才不相信有誰是真的因為「名作改編」或「東尼獎得獎劇本」之類的理由進戲院,搞不好進去看電影的人連「東尼獎」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也就不會知道哪些電影其實是改編自東尼獎得獎作品。最近聽說李安新片《色,戒》殺青了,正在做後製。搞不好又托李安之福,大家才知道「這是張愛玲的作品啊」,接下來請期待「張迷」跳出來罵「李安導那什麼東西」、「王力宏你好好唱歌就好啦丟人現眼」等等,一如對周先生的集體公幹。問題是,不是像周杰倫這樣子的明星,就吸引不了迷哥迷姐掏錢進影院,最好還兼千夫所指,新聞才會跟著愈炒愈熱,才能讓一些湊熱鬧的人也跑去看。只是實際主控生殺大權的新聞局似乎再兩萬年都不會想到這點,給的錢也吝嗇,最近又出了幾個脫線局長,不論那局長行徑如何,還真是很實在地反映出今日執政當局的嘴臉。

我承認我在看《不能說的秘密》時有些分心,因為我一直在看鏡頭有沒有拍到我住的地方(在淡水取景,不可免一定會不停照到八里…),或者是找看看有無認識的人(劇組「就近」到我們學校戲劇系甄選演員)。我在看到那個音樂室的時候,甚至還笑出來──如果台灣有琴房可以長成那樣,我想已經變成觀光景點,是不可能拆掉的。片中有太多事可以讓我分心,所以我可以忍受周杰倫幾乎黏在一起的台詞,不太細緻的劇情,甚至是不太合理的時代感。

我後來又去看了《天堂口》,愈發覺得周杰倫已然誠屬不易了。陳奕利挾「吳宇森監製」的名氣與資金,叫了一大堆大牌明星演一齣復古大爛片,周杰倫的劇本好歹還是原創,同樣初為導演,周在這點上就勝過太多。另,我愈來愈喜歡黃秋生,覺得他是「老來俏」,以前什麼人肉叉叉包的好像是另外一個人似的,只可惜會因為黃秋生進戲院的人,永遠是小眾。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