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去中國工作之後,我對中國,幾乎是毫無期盼。這個國家也許可以一直存在,但我真心希望我可以永遠不屬於這個國家,不屬於「中國人」這個稱謂。很慶幸,雖然我的成長背景一直灌輸我是一個中國人,但如今我在的地方,至少可以自由選擇自己要不要使用「中國人」這個名稱,而不是動輒以言入罪,動輒被封口、被消失。

中國在新疆抓維吾爾人關起來「改造」,基本上已經成為國際對中國的主要批判。雖然台灣在親中的媒體看不到這些新聞,但國際新聞的消息是難以完全杜絕的。很多台灣人其實也有應對之法,我聽到一些本土家庭,如果要打開電視,基本上都只看NHK。而拜台日的關係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現在就連NHK也可以看到一些台灣的消息,比如最近很嚴重的普悠瑪號出軌。總之,如今連中國政府都被迫承認確有此事,他們只好不斷美化這些「改造」,試圖減輕跟納粹集中營的連結。還有人拍了短片要平衡國際的輿論。

 

 

但看著這些影片,對我而言並沒有什麼「平衡」的效果,納粹也拍過集中營裡猶太人歡樂工作的場景,這豈不是一模一樣嗎?不管中國的政治前景如何,這個政權基本上已經沒有什麼值得延續的意義。也許中國還能存在好一段時間,但國際社會如果不試圖做點什麼,這個政權的存在,只是在見證人類文明迅速的毀壞。

但可悲的是,台灣仍然有一股極為堅強的力量,努力讓台灣無法脫離中國。我們現在已經可以完全確定,這股力量基本上就是中國所扶植起來,用來離間與統戰台灣。這些人包含失勢的外省權貴、想要從中向中共索取利益者、以及直接從中國來的臥底匪諜。之前中國允許港澳台人民可以領取準身分證明,我覺得這點雖然對台灣而言是警訊,但也可以從這個動作去理解當中的親中派。最明顯的,可以從中去看到一群所謂「回鄉」的外省第二、第三代。雖然人渣文本認為這批人雖然在意識形態上偏向中國,可是他們畢竟曾經是台灣社會的中堅,他們的離開對台灣是種損失。但我有不同的觀點。過去台灣有很大的機會可以發展,也確實發展了,但因為這當中有太多是冠上「中國」前提的內容,所以一旦中國崛起,台灣所累積的,只會變成中國現成的玩意,而不是台灣過去的積累。最明顯的部分,就是台灣的娛樂圈。這個以國語為中心的娛樂事業,幾乎完全被中國所吸納,我們彷彿是替人作嫁,最終成就了他們,卻掏空了我們。

這些活在「中國」意識裡面的人,常常用一些話術來戲唬台灣人,比如說,要台灣邁向國際、要有國際視野,要能有大格局。基本上這些說法,就是在批評台灣的本土運動。但,如果台灣有什麼國際的能見度,基本上都是立足於本土。舉一個我比較熟的例子,侯孝賢在世界發光發熱的電影,幾乎無一不是完全跟著於本土,一直到「海上花」,侯孝賢才將創作的養分轉向台灣之外。但侯孝賢拍本土,不會遭致批評,因為侯孝賢本身是個「外省人」,他在台灣的影劇圈有個占優勢的光環,這個優勢甚至延伸到了如朱家姊妹等台灣外省人主導的文學圈之中。也就是說,喜歡用這種高大上的虛話來批評回歸本土的人,基本上都是帶有大中國意識的人,他們心心念念的「國際」,說破了不過就是中國。若要說國際,台灣人曾被西班牙人與荷蘭人殖民,這還不過有國際視野嗎?但我從來沒有聽過有外省人會想要用這個為題目來拍什麼東西。

所以,這些人因為國民黨統治所賦予的優勢條件,佔據資源與發言權,也許確實做了點什麼。但他們是不可靠的,他們也無心真正面對台灣,一旦中國略施小惠,就接連不斷的跑去中國。要說他們有什麼功勞,大半也抵消殆盡,並沒有什麼值得婉惜之處。倒是台灣人要痛定思痛,不要用過去這些幻夢自我安慰,以為曾經滄海。其實真正的台灣內蘊,不過是剛剛起步,斷了這個心念,確實面對自己,不啻是個更好的方式。若退一步說,就不妨當他們是外資撤離。過去那麼多外資來台灣又走了,也不見像人渣文本之類的人有什麼嘆惋之聲,中國人(不管他們在台灣待了多久)來了又走,何以就要有所不捨?這是我所不解的。

割斷中國,是台灣目前最正確的抉擇。我自己在研究上不得不一直跟中國發生關係,但我覺得我跟劉仲敬有異曲同工之妙,我用了大量的中國資料,最終是為了確立與中國切割的能力。就像中國出土了大量的文物,其實一再說明中國從來就是一個分裂多樣的地方,各地文化天差地別,根本就不足以用歷史或文化去圈出一個所謂「中國」的樣貌。過去台灣在製造「中國」這個概念的神話時,適用東拼西湊的方式,去虛構出一個中國的文化傳統,所以台灣人講屈原汨羅投江、七夕牛郎織女團圓、過年年獸等等,基本上就是用兒童讀物去捏塑出來的故事。故事的背景可能各有不同,但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東西,都不會講出台灣自己的文化傳承,導致台灣兩代人受了洗腦,變成現在這樣不知道自己過往的無根模樣。

但這樣的事情,在台灣一再發生,任祥編的《傳家》大概是最新的神話塑造文本,雖然他稍微妥協的用了一點台灣的東西,但終究是東拼西湊,弄出一個虛假的「中國」。但實際上,本來就沒有中國,每個區域自有他們文化背景與歷史,就算政治云是分分合合,但不過像是法蘭西王國到神聖羅馬帝國的狀態,實是帝力於我何有哉。所以中共這個牢牢掌握的政權,是這塊土地有史以來介入最多、破壞最深的政權,他們想要弄出一個均質、單一、死氣沉沉的「中國」,台灣實在要躲得遠遠,不要再因為國民黨的關係,無故牽連到這個世界有數的文化毀滅的道路上。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