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od-rdv-tmagArticle
(北京的排水系統因暴雨報銷,搜救人員企圖在淹沒的巴士中尋找生還者 Getty Images-AFP)

Mark McDonald,2012年7月25日,國際前鋒論壇報(原文連結

中國官方堅持北京周末遭大雨襲擊所致死亡人數為37人,但北京許多人認為實際數目要高得多,可能高達數百人。

在看到首都不堪的排水系統後,網路又因許多人看到薄弱的政府回應,怒火一陸延燒到星期三。比如說,民眾因汽車被土石流掩埋或因大水拋錨而遭到警方開單怒不可遏。

政府的檢查員迅速移除新浪微博中最為憤怒尖銳的評論。

「這次災難可能大過官員在2003年SARS爆發時的危機,特別是新浪微博的即時轉播,這個服務可能會成為侵蝕政府公信力的數位硫酸。」Bill Bishop在他的新浪網誌上說。「領導者需要意識到試圖掩蓋死亡人數只會讓事情更糟。」

麻州威廉學院的中國問題學者Sam Crane稱,排水系統的崩潰對共產黨領導人而言可能會是個不祥的徵兆。

「中央政府對這樣的批評很敏感,因為基礎建設是當局用來顯示中國模式的優越性,」他在自己的網誌樗木(Useless Tree)上說。「他們得擔心政治反彈。」

「當然,還有麻煩的天命傳統,」Crane說。「天災在歷史上往往是中國皇權失去正當性和統治權的象徵,這種傳統中國概念中的『天命』會瀰漫開來。」

著名的中國博客作者李承鵬曾以「李大眼」之名寫足球專欄,他寫了「圖騰」一文遭到刪除。他以讚美的筆調寫著北京市民的英勇表現──他說平日他們就跟一般人一樣充滿問題──幫助受困者或因大水無家可歸者,在這六十年一遇的北京大水中。

但他也批評官員的懶惰和無謀,說他們失去機會諸如給民眾提供鐘點房的援助。

「他們想不到,就像當初想不到給這座城上粉補妝安戴美瞳之餘,還得修好下水道。」李承鵬在文中這樣寫道。「他們只知道開足正面宣傳的水龍頭,不知道民意是最重要的下水道。」

Crane比較美國卡翠那颶風大水後政府的反應。

「卡翠那颶風後缺乏有效溝通和救援削弱了小布希的執政能力,」他說。「但這次反彈在這種政治制度下更為明顯,因為批評執政黨即是批評制度本身。」

有些分析家即使有數百人死亡,官方死亡數據也不會大幅提高。大量的死亡人數可以意指政府的效能低落且虛假,甚至可能會將排水設施與2008年四川震災倒塌的豆腐渣學校比較。

這要視乎人民會不會在星期三對官方保證世界最大的三峽大壩其安全保證有信心,儘管大壩儲水位已到頂峰。

「在中國居住意味著要去學著忍受政府相當程度的謊言。並不意外。」單位網站的創辦人Jeremy Goldkorn說。Goldkorn引述麥卡其新聞(McClatchy Newspapers)Tom Lasseter的話。「但網路確實以公開的話題討論營造出對政府的公共批評,許多人相信這對中國社會的信任危機有著重大的貢獻。」

中國數字時報引述中北京的宣傳部門說「所有媒體,包括中央新聞機構,必須從各種方式強調人憐憫心的力量。」

即便是來自政府的消息,也已經是夠糟糕的:一位警員在執行救援勤務時被掉落的電線電擊,道路坍塌,排水道堵塞,五萬人必須撤離大水淹沒的村莊,還有八萬旅客得滯留在機場中過夜。

「有中國專家指出,在排水技術上,中國仍落後已開發地區數十年。」這是隸屬共產黨的環球日報的評論。

「星期六的災難是絕不可饒恕的,」評論稱。因為去年夏天的暴雨「已經暴露出北京排水系統和應急機制的不足。」

在香港,韋森特颱風使當局在星期一晚上不斷發布警告,直到隔天早上到最高的十號風球,這在暴風侵襲本地時是非常有效的警報。香港有些人受傷,有些樹木倒伏,我的廚房也淹水了。但沒有人死亡。

市內的排水系統的歷史顯然是有意被忽略的議題。但經濟學家從北京的古代排水系統發現一個有趣的事情,頗引人入勝。摘錄如下:

北京位於戈壁沙漠的邊緣,幾百年來規畫者都努力要留住水,而非流掉水。郭守敬是十三世紀的科學家和天文學家,以設計湖泊、水堰和水路網備受崇敬。這系統不僅澆灌了忽必烈和他的子孫的宮廷,也讓帝國南方來的駁船得向宮中以進貢,並為京城的百姓提供糧食。

經由明渠、水閘和運河排水,無法有效解決降雨的問題。過去一千年來,這座城市歷經一百四十次嚴重水患。1626年和1890年的大水特別嚴重。這兩次都預示朝代的終焉,政府因貪汙、玩怠和管理不善削弱了維持公共工程的能力。

目前的排水系統可以追溯到1950年代,是以蘇聯的設計為基礎,所依靠的是一般管線而非下水道來排水。二十世紀的規劃者填掉許多北京的運河、護城河與水路,居民被迫依賴這個老朽的中蘇合作遺物來避免他們的街道不因大雨淹水。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