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七一遊行(維基百科介紹),是近年香港六四晚會外最具政治意識的大型活動。台灣人的印象總覺得香港人對政治非常冷感,然而這幾年的大規模遊行,看出港人已經開始出現顯著的變化。今年七一之前,香港政府恰巧又有一個重大爭議,他們計畫未來議員若出缺,即以當時落選最高票者遞補,不另行補選。此言一出,引起香港輿論極大非難,認為此舉扭曲選舉真義,無比荒謬,自五月中旬到今日,相關批評不斷,我相信這應該也會成為今年七一遊行的主要訴求。

身為台灣人,對港府如斯作為,非常難以想像。而網路上所見大量香港報章所載的批評,復讓我感到難過。因為如此一望即知的乖謬行徑,需要用這麼多文章反覆論證,大力抗議,無論訴求對象是特區政府還是一般民眾,都可以感受到其中深沉的無力。就好像之前香港「五區總辭」,其呼求口號「變相公投」一語,讓泛民和建制兩方陣營相互指責,在我看來也是不可思議。公民權中既有創制複決之權,當然可以公投,即便台灣有公投法係近幾年的事情,但這是憲法所賦予的基本權利。台灣也不可能有人質疑補選的正當性,更不要說還得藉助補選偷渡公投的意義。台灣的民主政治固然生澀混亂,但至少在這種基本認知上,不需要另費唇舌爭辯。

我覺得港台的政治發展,甚為符合某個大陸網誌所言,過往國民黨再不濟,它的前提仍是以「民主化」為目標,希望中國落實自由民主。但共產黨素來就是反民主的(更準確的說是反西方的民主),在反民主的政權底下爭取民主,必然困難重重。香港雖然是「一國兩制」的範本,但顯然中共並不希望和香港「同中存異」,最終香港政府仍是得中共化,走向專制獨裁。在此之前,如何閹割港人的公民權利,抹消港人的民主認知,變成了主要的前置工作。剝奪港人直接參與政治的程度,便是其中重要的一環。說起來,這實在是專制國家獨有的爭端。在民主國家,哪怕只是形式上民主的國家,也得行禮如儀,頂多在技術上動手腳,鮮少直接從法律中剝奪公民選舉權,還可以如此義正辭嚴。這是香港的難處,但從另一方面來看,若香港可以抵抗成功,必定能夠成為中國民主化的前哨。

台灣人雖然對香港政治議題漠不關心,但我深深感覺到,港台兩地實是唇齒相依。很多台灣人可能寧願看到香港的政治自由逐漸消失,好證明中共的「一國兩制」為謊言。但我倒認為,若香港真的可以在中共治下選舉自己的議員及首長,落實民主,一國兩制或許真能成為民主溫床,迫使中共進行改革。莫說未來,就是今日,已經有許多大陸人費盡千辛萬苦,只希望自己的小孩在香港出生,拿到香港的居留權。中國人並非不嚮往自由,只是他們不會說出來,而是直接付諸行動。可想而知,若香港落實民主,可以激勵多少中國人尋求更為民主自由的環境。而我相信,中國大陸若能邁向民主,對台灣人而言,無論立場是獨是統,都是好事。既然如此,台灣人又如何以為自己能夠置身事外呢?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