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意見」部落格在我的網路圈子裡是數一數二的「名部落格」,一些我認識的網友甚至在作者剛有噗浪帳號時便迅速加他為友,方便他們「追星」。他評價時尚風潮的文章以尖銳見長,得到許多網友的喜愛。在台灣,詞鋒尖銳不是太希奇,我猜想他之所以獨受青睞,大概是因為他的「諷喻」另闢蹊徑,在台灣時尚界文字一片空泛的喃喃之聲中,既挖苦又貼切,而且無所畏懼。

時尚暫且不論,我更感興趣的,是他的背景。他是「藝術管理研究所」畢業,從他偶爾在文中透露出當代藝術的知識,我猜想他可能更傾向藝術批評的訓練(若照我母校同名研究所的「功能」,不過是方便公務人員升等加薪的過水機構)。他自己「希望長大以後變成一個有深度的嚴肅作者,但…發現裝嚴肅的時候多半因為內在很膚淺,有機會談深度的時候有忍不住要增加一點趣味。」(封面底)那「嚴肅」二字,讓我想到《典藏今藝術》裡讓我頭痛的文章,慶幸他不致誤入歧途。

尤有甚者,我更覺得他實在可以稱得上某種範本,批評的範本,此書係很好的示範。萬金油說「是本『嚴肅』的書」,許是他有別於網路,另作為文,而且確實想寫出點什麼,和尋常部落格作者集結文章出書不同。但「寫出點什麼」,不盡然得言語枯燥、猛掉書袋,此書也大體合他自己之論:有機會談深入的時候有忍不住要增加一點趣味。引經據典之餘,才不顯生澀乏味,也有點符合林語堂講小品文:「所言未必句句至理,而至理常於偶言中得知,未嘗一心關心世道,而世道人心,亦可於偶語中道得款曲,切中要害。」

所以書中縱有錯處,縱有查證疏懶之處,縱其理論不太嚴密,都無妨。他既然在書名就已明講係「個人意見」,太對此書推衍邏輯糾結便是不智。有趣的是,此書出來的同時,許舜英也出新書,厚厚兩本,硬皮精裝,若兩本合買還有一個外書殼。書腰的宣傳文字,幾乎盡可能把最造作的模樣寫出來,讓許舜英的書活像是陳祺勳文中的映證,蘇珊桑塔格(Susan Sotag)的〈坎普札記〉(Notes on Camp)意外從文前的導言變成實景:許舜英是淋漓盡致的camp,而陳祺勳則是假裝自己是camp來調侃camp。而我差點要為了許舜英這個實例另外砸錢去買他的新書。

回頭看他「偶言中之至理」,我最愛的是他把西裝比喻為格律詩,細一琢磨,恰如其分,恐怕時尚界的人也找不到比這更好的說法(搞不好他們還會問「什麼是格律詩?」)。其他文章亦不乏有佳妙處,比如之前〈文藝青年〉一文先在臉書曝光,大量轉載,每個人各自摘錄關鍵句,可謂俯拾皆金句是也。箇中之妙,還要各自參透。

不過,我必須要說,此書的瑕疵還是不太容易忽略,彷彿反映出「台灣」的品味也有其芝諾悖論。像是文中的詞彙注解並沒有貼心排版在本文中詞彙出現的旁邊空白,太厚的紙讓這本薄薄的書異常的重,文中的小標實在低調到和內文毫無分別,顯然排版人員對行距不夠重視。這些部分,不是校稿能校出來的(其實校稿也沒校好,但我認為這倒無大礙),而是「品味」問題。品味教學,何其重要。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