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和同在當兵的高中同學吃飯,聊出一些小小心得。同樣對這個制度不滿,我是想逃離這個制度,而他是受不了這個制度。也就是說,他對當兵這件事本身並沒有排斥,他的不滿來自於這個國家軍隊的毫無戰力。

所以,他還期望著當兵可以讓他產生一些正向的改變,但我卻抗拒著不想因為當兵讓我有什麼改變。當他毫不畏懼在長官面前侃侃而言,在莒光週記上直接了當批評軍中作為的時候,我在南端,只能很龜縮地故弄玄虛,以待明日。我缺乏雄心壯志,欲要改變現狀,固然不滿,仍是體制的屈從者。

不過聽他批評軍中,的確深有共鳴。比如他提到軍中形式主義至上,每周他們要額外寫一篇短文,題目不外乎酒駕、軍紀、兩性平權之類。他覺得這根本是虛應文章,一點用處也無,直接在短文中批評起來,最後連交都不交了,上面的依舊無動於衷,讓他頗為洩氣。其實虛應故事根本就是軍隊的核心思想,莒光週記是一個,演習是一個,就連平日操課,也不免如此。於我而言,已不太有什麼感覺,但他認為這是國軍衰敗之源,若要有所作為,至少要改進此點。惜哉,國軍果如此,我們大概也不會這麼困窘了。

不過,我們對義務役的看法有所出入,他認為義務役是有其必要,把其看成是全體動員的體制,近似國外的民兵組織,只是台灣的國防部做的不好。我也知道所謂義務役就是在落實全民國防的觀念,但我認為我們接受的訓練一點意義也沒有,既沒有辦法讓我們真正有作戰的能力,連鞏固忠誠的信念也幾乎付之闕如。難道每天收看「莒光園地」,我們的愛國情操就會比較高嗎?每週都寫「不要酒後駕車」,肇事率就會減少嗎?所以我認為這種制度是高階領導階層沒有作戰經驗而導致出的一廂情願的作法,不要說它不符合現在社會的需要,甚至不符合戰場上的需要。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以彷彿拿錢去燒的狀態,豢養大量的義務役士兵呢?

難得可以跟同時當兵的故舊聊天,非常愉快。這有助於讓我知道更多的看法和切入點,只是接不接受,那自然是另外一回事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