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胡適留學日記》,驚覺自己既有難得之空閒,實應趁此多讀佳文雅篇,以整囊昔荒疏之弊。蓋學各有專,仍須盡力多方涉獵,以避見識窄小之病,雖專而不周,乃今人志學常見缺點也,忽覺此段時間有隙暇,可免埋首龐繁專門論述之中,似更應及時把握,以免老大傷悲。

又擇書必須謹慎,今日出版氾濫,良莠不齊,保險之處,仍應以經典為要,擇精者遍覽之。並外語之學,亦甚重要,予苟為學舌末技,外文皆粗而不精,不堪與人言,又不曾痛心立志苦讀,實求學之大缺失,年歲既長,更難強記,理應發奮才是。

胡適日記中多有作詩應和記於其中,此習慣今已不見也。觀諸我輩,時呼「七年級生」者,幾不復能夠也。予曾試作一首,不叶平仄,興之所至,亦不能全。恐今人少有感懷,日日忙碌,苦計生活,四周景物又甚醜陋,難有詩興。縱某日花開斑斕,或雲霞異色,驚之嘆之,亦不過止於相機攝影,再放到網路,一二語補綴而已。此最無情趣可言者,而今人咸用之,乃世之粗鄙取趨也。予日本記遊,每日之文,只放一照片,餘通篇言,竟有明言多要圖觀者,嗚呼,今人慣於圖聲刺激,不復靜心文章,反要我配合,殊為可悲。較諸胡氏當時,遠不能並論矣。

既讀《胡適留學日記》,謹摘部份內容,並作心得。

一九一一年

三月十四日(二)
夜讀 "Romeo and Juliet"。此書情節殊不佳,且有甚支離之處。(胡此言似甚異一般觀點,然莎氏四大悲劇並不含此劇,恐在結構上有不周全處,或如胡適之評也。)

四月廿五日(二)
夜讀倍根文。倍根有學而無行,小人也。如吾國戰國縱橫家流,挾權充數而已。

五月四日(四)
讀倍根之《建築》與《花園》兩文,皆述工作之事。惟此君為英王進土木之策,其逢迎之態,殊可嗤鄙。

九月一日(五)
讀 "Macbeth" 畢。此殊為蕭氏(即莎士比亞)名著,然余讀之,初不見其好處,何也?(胡氏似對莎氏作品評價不高。)

九月十七日(日)
演說會第一次舉行辯論,題為「中國今日當行自由結婚否?」余為反對派,以助者不得其人,遂敗。(數十年來價值觀變化極巨,自由結婚早為當然之理,以今日觀此題目,殊為可笑。)

十月十二日(四)
上課。聞武昌革命軍起事,瑞澂棄城而逃,新軍內應,全城遂為黨人所據。

十月十四日(六)
武昌宣告獨立。北京政府驚駭失措,乃起用袁世凱為陸軍總帥。美國報紙均袒新政府。(此革命初成之時,胡適隔海記之,絕異後來教科書中官方內文,頗有價值。)

十月十七日(二)
相傳袁世凱已受命,此人真是蠢物可鄙。(袁氏此時已有惡名,至死後尤然。世上品評,有些無需蓋棺即可論定。)

十月卅日(一)
今日為重九,「天涯中第二重九」矣。而回首故國,武漢之間,血戰未已;三川獨立,尚未可知;桂林長沙俱成戰場;大江南北,人心皇皇不自保:此何時乎!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