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開演沒多久,我就隱隱覺得這戲是在影射台下看戲的我們。都說演戲的是瘋子,看戲的是傻子,所以我這個傻子看著台上的瘋子演傻子給我看。

不過現在這個社會,與其不停去追求聰明,還不如傻一點。好似劇末草草交代村長變「聰明」之後用公職受賄被捕,「聰明」此時反而更像是一種禍害。但我們好像總害怕「傻」,怕不比別人聰明,我們想著傻不好,想著聰明可以多好,但真正聰明的時候,卻多了更多煩惱與問題。大智並非若愚,而是成就大智,本來就得有些地方是鬆弛的。聰明到了盡頭,倒顯得悲哀。

基於此劇是原劇作家尼爾‧賽門(Neil Simon)難得的「寓言喜劇」,放在地處偏遠,宛如傻瓜村一樣的學校演出,是劇作和演出地點一個奇妙的呼應(當然也是導演心中所想)。劇末傻瓜村的人都變「聰明」了,他們回到主流社會,做著主流社會的人慣常作的事情,在某種程度上,「傻瓜」被消滅,不僅消滅了傻,也消滅了因為傻而存留的純真。這似乎在悲觀預言著山上這群離群索居的「傻子」,終究要被現實社會給吞沒,成為「聰明」的人,也僅止於「聰明」了。

導演 鄭智文↓

《傻瓜村》這一劇本作為我藝術學院的作品,真是再好也不過。

初看這一個劇本就被尼爾‧賽門的幽默感深深地震撼,花了五分鐘就決定做這劇本當我畢製。隨著工作的開始,我才慢慢體會劇本中所要表達的意義,以及梁志民老師為何要拿這一個劇本給我。

從小到大我的身旁總是圍繞著許多聰明人,我看著他們驕傲,成功,得意,自然也就有樣學樣了起來。不能說聰明是錯,因為許多人不懂聰明要付出的代價!好險,在我沒有完全無法回頭的時候,我進了這所大學,學了藝術,學了劇場,一種無用,浪費時間,又聰明不起的古老技藝。我看到這一座山上的人,不知為何而堅持,才華洋溢又自命清高,幾乎要與這世界完全地脫節。《傻瓜村》這劇本簡直就在預告著這座山的人的命運。

就算如此,但其實我們很快樂?有些人總以為得到了財富、權力,眾人的仰望而覺得快樂,但,他們真正快樂嗎?每天戒慎恐懼,維持著不存在地虛幻?比起來至少我們認真地過每一個瞬間,體會我們每一個真實的感覺。

大智若愚,似傻非傻。

我對這所學校充滿著無限感激。感謝老師,這七年對我無微不至地照顧,指導老師做到這樣,真的太多了。謝謝阿福,在我幻想全世界都拋棄我時,陪著我迎接黎明的曙光,謝謝小慈,以後我法名一定是上若下慈。謝謝姿伶,人生20遇到知音何其有幸。謝謝我的演員,助理,你們讓我在學校擁有了難得的快樂時光。謝謝設計群的包容,我知道有時候事情不是我們能決定的。

謝謝爸媽。

謝天。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