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志紅所寫《巨嬰國》據說在中國被下架,台灣一度也無法買到。不過前陣子我發現網路上居然有現貨,下訂單之後很快就送來了,顯然是台灣的存貨。

此書在中國聽說引起許多爭議。最大的爭議莫過於形容中國人是「巨嬰」,說中國人集體宛如未曾脫離口腔期,將自己的需求看成獨一無二,極度需要母親的照拂。這樣極度幼稚的心態使得中國出現如此多匪夷所思的行為,蓋因中國人還停留在嬰兒階段,卻已經成長為大人。

這樣的概念並非作者獨創,他處處提到孫隆基的《中國文化的深層結構》,基本上可以說是孫隆基觀點的延伸,只是他又援引佛洛伊德的理論,製造出一個聳動的名詞。

這種「巨嬰」觀點,與我在中國時期觀察到的現象不謀而合。我很早就覺得中國人有種「長不大」的感覺,但還不至於是「巨嬰」。不過若就武志紅的觀點來論,「巨嬰」也非誇張。不過,若以民族性的探討而言,這樣的說法雖然辛辣,但他缺乏相對完整的論述。可能是因為這本書是文章集結,無法串成一個完整的論點。而且他並沒有交代這種「巨嬰」性格出現的原因,他泛泛的將其歸咎於中國的傳統。

也許中國確實有種「巨嬰」傳統,但在當代中國,我覺得有個直接的原因,就是中共。近代中國其實有讓中國人擺脫「巨嬰」的可能性,帝制結束,社會鬆綁,中國人不再受儒家禮教的束縛,理應有「長大」的機會。可是共產黨統治後,一切倒退到巨嬰狀態,而且更加嚴重。帝制時期的中國還有鞭長莫及之處,但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極為嚴密,如今又拜網路所賜,今天的中共,根本就是老大哥的翻版。不過在作者的詮釋下,中共的角色,與其是「老大哥」,不如說是「老大媽」,就是一邊禁制你,一邊又說是為了你好,不時還會對人民說「你看我為你犧牲多少,你怎麼可以不聽我的話」,人民不僅被控制,還要心懷感激、痛哭流涕。

要中國人離開巨嬰狀態,無疑是要中國人離開中共的心智控制。若有一日中國人知道,中國人沒有「老大媽」也可以活,中國人懂得去區分你我,中國人能享受擁有自己的空間與隱私是舒服的,中國人可以不用依靠一個全能的完人解救他們,那麼,中共要控制中國,我想應該是難上加難。

其實台灣也相當程度的停留在「巨嬰」狀態,很多情況用來形容台灣人一樣相當適合。很多台灣人也如同嬰兒一樣,覺得自己的需求才是唯一要滿足的,而且需要一位「母親」來照顧自己,或者藉由全面控制對方的模式,來彰顯自己的存在。很多白目行徑與言論,無疑就是這種「巨嬰」狀態的展現。比如說,前陣子抗議年金改革上街頭的人,就可以看成是這種心態。他們就像嬰兒一樣,認為政府理所當然要照顧他們,他們的權益是不可以被剝奪的,而除了他們以外的「非我」,他們毫不在乎。

台灣人的巨嬰性格若有什麼變化,我相信政治變遷是最直接的原因。威權國家只會豢養巨嬰性格的人民,當社會真正步入民主自由,人民才能開始分辨你我,開始思索界線。但即使台灣人看似不像中國社會那樣集體處在「巨嬰」狀態下,個別的「巨嬰」依然存在,而且在社會上依然強勢。「巨嬰」思維不僅僅是中國的考驗,也是台灣的陣痛。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