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爭議引發出來的「抵制肯德基」鬧劇,戴立忍道歉在台灣衍生而出的「向中國道歉比賽」,這些從網路蔓延到實體社會的「亂象」,約而論之,可以稱之為是中國「小粉紅」產生出來的另類公害。

關於中國「小粉紅」的討論,「愛國小粉紅、粉絲戰爭,與天朝主義賽伯格」一文講得相當詳盡。但對於不清楚中國脈絡的台灣網民而言,「小粉紅」的定義大概僅止於盲目愛中共政權的無腦糞青,他們對於控制他們的極權政府有著無可救藥的迷戀,抑或是他們試圖在中國特有的「政治正確」當中,攫取自己所需要的利益。

無論「小粉紅」的定義如何,在我看來,中國網民展現出來的,其實是他們對自己的現狀無能為力。在南海爭議中,中國其實理虧,所以網民只能用言語謾罵,拿著紅布條到速食餐廳前抗議──要是他們真的到美國大使館或菲律賓大使館前叫囂,恐怕最先碰到的,會是中國自己的武警部隊鎮壓。「向中國道歉比賽」則是另一有趣的光景,這個台灣網友所設置的臉書活動,居然接連成為外國媒體報導的新聞,顯然在國際社會中,中國逼迫他人道歉的形象相當鮮明。但中國「小粉紅」面對台灣這樣揶揄的手段,只能一味謾罵,無法提出反擊的能力。即使中國網民自己提了「向台灣省道歉」這樣的反制運動,不過是徒增笑料。

自年初所謂「翻牆癱瘓臉書」這樣的行動以來,我漸漸發現,中國網路社會之所以會如此好鬥,基本上反映出他們在現實生活嚴重的無力感。無論中國人在網路上所呈現出什麼狀態,都無助於改善實際的現狀。雖然許多中國人對於台灣物質的部分已經遠遠不如中國非常驕傲自滿,但台灣在另一個層面上卻遠遠甩離中國,即台灣人可以運用網路上的即時民意,或多或少的影響中央的決策。中國的網民成功迫使趙薇或戴立忍出面道歉,講出他們愛聽的內容,可是他們仍無法影響中國政府,哪怕只是形式上的敷衍。因此,中國網民愈瘋狂,愈能看出他們在那個社會中是多麼微不足道。

也因為如此,許多中國網民,就會認為台灣人,無論有意無意,似乎都瞧不起中國人。他們認為台灣人在網路言論當中,都或多或少流露出看低中國人的心態,因而他們的情緒愈是氣憤。我認為這種看法,反映出中國人心中深沉的自卑感。而這種自卑,實際上源自於他們無法撼動強壓在他們身上的極權政府。但在面對國際爭端時,他們找不到取代中共的民族象徵,於是他們又自然的為中共發聲,將擁護中共當成展現自己愛國情操的表現。

這最終形成我們眼中的「小粉紅」形象,他們也許不見得真正支持中共,但因沒有批判性的檢視黨國塑造的論述,使他們在面對國際爭端時,基於「民族情操」,自然陷入中共塑造的論述當中。而在面對黨國造成的災害,比如這次長江洪患,或在福建造成數百人淹死的災害時,他們便無法擁有同樣的力度與強度去抗衡。許多翻牆出來與其他人(主要是台灣人跟香港人)叫囂的中國網民,身處在這樣的認知缺陷,卻不自知。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