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引自變態辣椒臉書頁面

答记者问Q,你也是遭到这一波小粉红攻击的对象,先谈谈为什么他们被称为小粉红?你认为他们大概是什么样背景的人?辣椒:小粉红这个说法来自《晋江文学城》论坛,不过现在所说的“小粉红”是那些90后到00后的少女一代,平时也喜欢欧美日韩文化,...

變態辣椒貼上了 2016年1月22日

Q,你也是遭到這一波小粉紅攻擊的對象,先談談為什麼他們被稱為小粉紅?你認為他們大概是什麼樣背景的人?

辣椒:小粉紅這個說法來自《晉江文學城》論壇,不過現在所說的「小粉紅」是那些90後到00後的少女一代,平時也喜歡歐美日韓文化,追國際明星八卦,但是又非常愛國的這群人。發起聖戰的「帝吧」則是來自百度李毅貼吧的群體,這個論壇有兩千多萬成員,中國的「屌絲」文化即發源於這個論壇。

這些年輕一代成長的時候正是網路長城的天網鐵幕越發嚴密的時代,也是胡溫當政到習近平剛上臺時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時代,從上到下都彌漫著無比的自信,只要經濟搞好了,一切都不是問題。那些線民們會覺得所有的網路工具國內都有替代品,甚至用戶體驗更好,所以他們很少感覺到網路長城對他們的生活有什麼不方便,反而是到了海外的很多留學生,因為文化黏性的作用,即使到了歐美國家還是習慣從牆外進來觀看視頻節目,玩微博微信,潛移默化中繼續接受全方位的中共宣傳,因此造成了即使到了牆外,愛國青年的比例一點不比國內少的奇怪現象。

Q,他們鎖定攻擊的物件和目的是什麼?他們的集體翻牆,是自發行為還是與中國官方脫不了關係?

辣椒:他們的攻擊物件首先就是蔡英文總統和支持獨立傾向的媒體和藝人,我因為在Facebook上活躍發言也被集中火力攻擊。

他們的攻擊手法也非常有意思,學盡了中共的統戰手段,所謂統戰就是一手軟一手硬,先要擺出客氣的姿勢強制洗腦,用大量的「八榮八恥」這樣的言論和表情包灌水,都是「我對你這麼好,你憑什麼不和我一起建設社會主義」這樣的心理,以所謂的不講髒話為榮,但是一旦發現對方是頑固的台獨分子,比如我,那就不是需要統的物件了,是需要與之為戰的敵對勢力,那就什麼髒話都罵得出口。 這件事起初應該是自發的,隨後共青團中央的微博不斷跟進鼓勵,共青團掌握了大量的校內五毛資源,所以後來小粉紅軍團裡有多少是自發有多少是授命已經分不清楚。有些分析人士認為共青團擅自鼓勵翻牆,恐怕會被中央打臉,但是現在看到,環球時報都出來發聲力挺,說明習近平政府也想利用這種他們眼中的「柔性攻勢」。

Q,我們來看看網友提供的一篇小粉紅留言,

CZO8r2lWYAAJijf.jpg 

這些小粉紅的邏輯與做法和過去的五毛有何不同?(案:這篇推文很明顯是反串,真正的自干五並不會這樣自我嘲諷。)

辣椒:我觀察到這次帝吧「聖戰」召集到大量的這些年輕一代的「自干五」,他們對中共的辯證法思維應用嫺熟,很多人承認知道八九六四,卻說政府鎮壓得當,不然就沒有今天的美好生活。有很多人一面喜歡日本產品,一面卻盼望日本早點被淹沒。這些小粉紅比過去的自幹五更加自信和無恥,顛倒黑白的能力升級了,還教訓臺灣人要多瞭解中國,這些語言的無恥風格頗有習近平的統治神韻。

中國政府可以厚顏無恥到在烏鎮召開世界互聯網大會,這些線民也學會了這樣的指鹿為馬,聲稱翻牆沒什麼困難的,甚至聲稱:「如果沒有網路長城的保護臺灣人早就被我們的唾沫淹死了。」

Q,這些小粉紅翻牆後,似乎有點摸不清方向,誤炸了一些國民黨人士和不相干的臉書帳號。總結這幾天他們的攻勢,你覺得他們是成功達陣還是錯誤百出?

辣椒:以前有句笑話說世界上有兩種邏輯,一種叫邏輯,一種叫中國邏輯。這次Facebook的聖戰很明顯地表達了這兩種邏輯的衝突,基本上是來自兩個世界,兩個頻道,表面上小粉紅們似乎是耍了點幽默,展現了一些美食文化,但總體來說觀感是非常幼稚和可笑的,根本不是一個層面的對話交流。或許中國線民在這樣的狂歡裡有種民主的錯覺,但是我用一個小小的實驗就戳穿了這種錯覺。

22.jpg 

這是我設計的一張海報,《反台獨,上街頭》呼籲1月24日全國愛國者走上各自城市的街頭抗議台獨。中國網路員警的緊張反應在我意料之中,他們最怕的就是民意演變成街頭運動。更有意思的是這些小粉紅的反應,很多人譏笑「是中國人就轉」是被玩爛了的招數,大部分吐槽說24號正是寒流來襲,凍也凍死了,才不會上街呢。還有很多人非常警覺,說社會主義是不允許上街遊行的,說這張海報的製作者不懷好意。

老一代自干五的憤怒可以讓他們走上街頭抗日,今天這些小粉紅比他們的前輩更加老於世故和犬儒,他們對翻牆後瞭解中國問題真相的機會也不感興趣,甚至很多人本身就是在牆外生活的,你罵他們是精趙也沒關係,他們很清楚自己不是趙家人,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在虛擬空間上繼續為這個極權搖旗呐喊。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