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去日本自助旅行,可謂一償我多年的夙願。我算是古怪的哈日族,日本的偶像歌手明星演員我不熱衷,卻對古蹟能樂歌舞伎之類的東西饒有興趣,所以我心中的日本朝聖地不是東京大阪,而是京都奈良之類的古都。奈何台灣決不可能有從頭到尾只在走古寺和博物館的行程,我何其有幸,和兩位學古蹟研究及傳統藝術的同伴同行,實在是因緣際會。

不過我和京都似乎有點八字不合,第一次去日本,才在京都待一晚就摔斷了手,這次去洛(京都又稱洛,因為當時他們心慕洛陽)第二晚就感冒,算是此行中的微瑕。而且去玩京都奈良,我發現我喜愛奈良恐怕更多一些,也許是我心裡的老人性格偏好雞犬可聞的小鎮(奈良大概是鹿鴿可聞),也許是因為京都的某些部分實在太過於現代化的關係,特別是那個巨大的京都車站,像是巨獸般盤據在市區,真的與這座逾千年的古都氣質格格不入。所幸我們待京都車站的時間不是太久,當遠在東山五條的時候,還可以暫時忘掉此處尚有一形象猖狂的巨獸在七條那邊。

在去之前,我很做作地把此行稱作「南北都之旅」,因為當時日本首都從奈良(平城京)遷到長岡京之後,佛教及貴族勢力仍然佔據奈良地區,因此被稱作「南都」(今日奈良還有一個「南都銀行」)。為求方便起見,京都索性就成了「北都」(也確實在奈良北方)。當然日本人是不會這樣講的。但「南北都」既符合我旅程的路線,就用到遊記上,也算是個紀念。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