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去年開了頭,就覺得自己受不住了,就要去日本散散心。這次散心找了個伴,一樣是工作壓力大,要遠離台灣,轉換心情。

但散心,我還是得找個標的物。其實我想很久了,要去奈良看繡佛展,所以就排了奈良。去關西這麼多趟,幾乎次次都有去奈良。但除了研究所時第一次去,之後幾次,只有去看展覽,然後就轉道唐招提寺、藥師寺,沒有過夜。所以這次換了方式,在奈良過夜,不去京都。

因為這次坐的是香草航空,去程紅眼,回程也紅眼(凌晨才到台北),雖說只有短短三天兩夜,但卻是很完整的三天。所以為了節省時間,第一天就衝去唐招提寺與藥師寺,第二天看展,第三天去大阪。

唐招提寺我去過很多次了,但沒有在夏天的時候去。這次逢到盛夏,終於一償夙願,看到唐招提寺的蓮花。唐招提寺的蓮花以種類豐富著名,但寺內並沒有很大的水池,是用水缸養的。方便歸方便,但少了點不忍池那樣荷葉翻飛的景色。藥師寺則無甚變化,東塔仍在修理,玄奘三藏院夏天也不開放。奈良夏天可能不似京都那樣熱,但今年的氣溫也夠嗆的,跟台北比起來奧熱有餘,難怪到處都在提醒中暑。


(令人朝思暮想的招提寺)


(新風景,荷花開)


(下午去,花都謝的差不多了)


(只有荷花開的時候才開放的內院)


(不可免俗地放一張藥師寺金堂)

第二天是重頭戲,看奈良博物館的展覽。奈良博物館展出繡佛展,把國內三大織繡文物捧將出來,一幅是藏於奈良中宮寺的「天壽國繡帳」,二是藏於當麻寺的「當麻曼荼羅」,三是原藏於京都勸修寺,現在藏於奈良博物館的「刺繡釋迦如來說法圖」,還跟大英博物館借了當年斯坦英從敦煌帶出來的「刺繡靈鷲山說法圖」,非常難得。


(刺繡釋迦如來說法像,奈良博物館藏)

紡織品的保存是最為困難的,因為容易敗壞。日本這三件文物,基本上都在六到八世紀左右,在中國,這時間的紡織品文物,只有考古出土,沒有傳世品,可見日本文物之珍貴。而且日本通常舉辦這類展覽,總是可以借到許多單位的收藏,像這次居然借到大英博物館的藏品,光是這點就令我們自嘆弗如。而且日本博物館舉辦這類特展,往往背後有著堅實的研究基礎。比如這次展覽,是文物修復完成後的展示,為此展覽特別有個展間,詳細的介紹修復文物所使用的技法、材料。特別是當麻曼荼羅,用的是緙絲(日文稱綴織)技法,於是在展場放了一台當代的緙絲織機,並且復原了一部份的曼荼羅,以影片的方式呈現出緙絲手法。雖說中國也保留了緙絲技巧,但是這樣展示出來,應該沒有過。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