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南京女孩自以為是中華民國人,在澳洲求學碰到台灣學生說自己不是中國人,口出殺人威脅,被台灣學生舉報,被送去精神病院,後遭退學撤銷學生簽證,要遣返回國。新聞一出,很多人覺得這女孩腦子有問題,但在我看來,他只是「我本將心托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他大概讀到什麼以前國民黨在台灣出的那些吹捧文章,把行將就木的中華民國政權當成救他於水火的希望,卻因為跟這世界的現狀差距太大,被白人當神經病處置。可惜他生的太晚,如果他能早生個二三十年,搞不好還能在國外找到很多志同道合的滯台支人,一起擘劃反攻大業,要解放苦難的大陸同胞。

差不多同時間,另一邊廂也有神經病穩定發揮。自稱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卻遲遲不取消自己中華民國國籍的劉樂妍在微博上發文,說自己無法拿台胞證寄包裹。他氣的在微博上大罵「我知道中華民國已經不存在,我也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國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認同我們!」一副受盡委屈的模樣。但與此同時,她卻死抓著這個已經不存在的「中華民國身分」不放,不去身體力行的入籍他心目中真正的中國,然後用一張其實是幌子的台胞證在那裏潑婦罵街。要論神經錯亂,我覺得劉樂妍之流可能還略勝一籌。

自佔領立法院之後,台灣出現所謂「天然獨」一詞,引起很多討論。然而,天然「獨」世代真的追求台灣獨立嗎?似不盡然。不可否認,解嚴以後成長的台灣人,多多少少活在「台灣不是中國」的社會氛圍下,就算是統派傾向,也會是「大陸歸大陸,台灣歸台灣」,不可能把兩邊混在一起討論。不論統派或獨派,都會強調台灣與「對岸」之間的區別──無論是要貶低台灣或讚揚台灣。所以說自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可能是很多年輕一輩的下意識。但要進一步問台灣是否是一個「國家」,跟「中華民國」之間是什麼關聯,可能就是人言言殊。而且即便是八年級以後的人,依然有不少比重覺得政治很「骯髒」,談論台灣地位或是台灣獨立,是沒有必要的「政治言論」,不要那麼「政治化」,然後對諸如巴拿馬、多明尼加等國與「中華民國」斷交感到氣憤不已。有些真正參與過近期政治運動的人,開始質疑所謂的「天然獨」議題,不過是另一種對中華民國意識形態主導台灣社會現狀的遮掩,對台灣真正尋求獨立,其實是一種阻礙。

南京的「中華民國人」雖然肖想著不存在的中華民國,但他認知其實沒什麼大問題。比如他說「青天白日滿地紅是我們中國國旗」,被台灣人駁斥,但這點他並沒有錯。青天白日滿地紅確實是「中(華民)國」國旗,嚴格來講,他跟台灣並不是互相隸屬的關係。但,很多號稱「天然獨」的台灣人,其實是分不清楚這個概念的。他們仍然會揮舞著青天白日滿地紅說「台灣加油」,然後信誓旦旦說著「台灣是走不出去的,中華民國才是我們的國名」。所以要說神經錯亂的程度,恐怕南京女孩、劉樂妍,都還不如看似正常的一般台灣人。

但要走出神經錯亂的認知,是非常困難的。我也曾經神經錯亂,而轉換想法的時間長之又長。我甚至不諱言,部落格裡年代比較久遠的文章,都還看得到我神經錯亂的內容。我不得不說,這確實是一個長期的排毒過程,而中華民國政權加諸在台灣人身上的毒,從來沒有消停過。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