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金正男被謀殺,引起軒然大波。雖然輿論自然導向背後主使者即是金正恩,但除非北韓當局表態,我們也難以究知其中實情。不過,金正男在此之前,其實已經有過一次「亮相」,即是日本記者五味洋治所寫的《父・金正日と私 金正男独占告白》。此書據說甫上市時,曾引起相當的轟動,大概是目前為止唯一一次外部世界對北韓核心家庭最直接的深入訪問。不過此書不知怎麼,並不受台灣出版界的青睞,雖然出版的時間剛好是台灣大量譯介北韓議題書籍的高峰,此書卻沒有中文翻譯。後來我才發現香港的新世紀出版社已有中文翻譯,而且多附一篇相當珍貴的文章,據稱是金正日的遠親所寫。

此書嚴格而言,並沒有什麼新穎或勁爆的內容。金正男在此書中明確表示反對世襲,其實並不是什麼爆點。早有傳聞認為,就是因為金正男與金正日在政治理念上不合,金正男才會宛如遭到放逐一樣,在國外流浪。另金正男在一般輿論的形象,通常是放蕩不羈,加上他曾以偽造護照試圖闖關日本不成,遭遣返回中國,更加重他的負面印象。不過此書中,作者呈現出的金正男,是位形象溫文,遣詞有禮週到的人,可謂某種程度上平反他的負面觀感。我不禁想到之前張振成所寫的《敬愛的領袖》,他提到他首次面見金正日時,對金正日粗魯的言行非常驚訝。在他們的洗腦中,一直以為金正日就像個家長一樣,說話柔和溫暖,舉動有禮體貼。顯然北韓的宣傳部門,將金正日真實的樣貌套在金正男的身上加以醜化,而實際上金正男的形象,還比較像是北韓宣傳部門對金正日的形容。

金正男在書中感覺頗有教養,雖然透過中文翻譯難以看出。但他與日本記者通信時,大概都以敬體來書寫。而且作者注意到,金正男的韓文比較偏向南韓的用語,有時甚至會夾帶一點英文,這是北韓韓文決不會有的習慣。顯然金正男在海外的時間太久,用語也漸漸被南韓所影響。但囿於他的特殊身分,加上日本記者從頭到尾似乎都沒有訪問的策略,所以書中的內容可能比一般脫北者的紀錄,還來得乏善可陳。金正男反對世襲也許終於有了白紙黑字的紀錄,但這樣的看法並不意外。而日本念茲在茲的北韓綁架事件,對金正男而言,除了一直抱歉,似乎也無法有什麼進一步的動作。唯一可確定的,是像他這樣特殊的人物,必然有著非比尋常的「關注」,作者也注意到金正男的身邊似乎一直有著監視他的人存在。這點觀察,或許坐實金正男遭刺,確實是北韓中央刻意為之。否則以金正男所受到的「關注」,斷不可能會有外人有機會下手。

故人已逝,金正男遭刺,使我們對金氏政權的理解,愈加難以深入。早在此之前,金正男在書中所懷念的姑丈張成澤,也已經被金正恩革職處決。最近北韓動作頻頻,儼然想要挑起緊張的情勢,或許跟之前一連串的舉措,有著密切的關連。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