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方城市》很好看,而且帶有深意。雖然說教很無聊,但是寓「說教」於娛樂,其實是確保娛樂不致空泛的方式。當然,國外不至於到「說教」,但「演之有物」是必要的。而且這次迪士尼挑了一個最尷尬的議題「物種歧視」,在好萊塢事件剛剛落幕之際,迪士尼直可謂占得話題的先機。

最近香港人懷念起周星馳,一來周星馳象徵了香港電影過去的榮光,再者周星馳也是香港「無厘頭」文化的代表。這種「無厘頭」隨著香港電影圈大量北上,已經漸漸消失了。我認為之所以消失,最關鍵的原因,在「無厘頭」有強烈的嘲諷本質,這在中國是不允許的。嘲諷要能逗人發笑卻又不至於冒犯,最好的方式就是嘲諷政治,但在中國,政治是不允許嘲諷的,一旦這個關鍵核心消失,所有的嘲諷都變成曲意奉承,就會變得非常難看,「無厘頭」也是這樣。以前「無厘頭」可以調侃中共,挖苦英國,甚至遠打臺灣,但如今,什麼都演不得,所以中國的無厘頭,一點也不好笑。

無論是周星馳演的戲,或是周星馳導的戲,其核心都是說教的。因為是說教,所以要刻意搞笑,用笑話來稀釋嚴肅的內涵。周星馳早年的演出,常能看到一些政治的觀點,可能這不是他自己的看法,但他既然演出來,顯然也不反對這種觀點。比如「鹿鼎記」第二集,林青霞演的神龍教聖女要他打碎清朝的風水牆,但周星馳演的韋小寶認為讓清朝皇帝管,很太平,也沒什麼不好。「武狀元蘇乞兒」更為明顯,劇末皇帝希望他解散丐幫,周星馳演的蘇乞兒則說:「丐幫有多少弟子,不是由我決定,而是由你決定的。」「如果你真的英明神武,使得國泰民安,鬼才願意當乞丐呢。」此外,諸如「威龍闖天關」(審死官)、「凌凌漆大戰金鎗客」(國產凌凌漆)、「鹿鼎大帝」(大內密探零零發)、「整人狀元」(算死草),有大量影射針砭官場、中共的情節,雖然不一定只有周星馳的電影有這樣的內容,但多半可以反映出笑料內有意的「置入」。

如果要說今日的中國電影有什麼問題,這應該是最關鍵的癥結。中國人既不能嚴肅的討論政治問題,也不能揶揄、嘲諷,其結果就是,中國只能演出不著邊際的內容,內容空洞,金玉在外。隨著中國的言論進一步緊縮,現在就連網路劇也受到嚴重的箝制。之前因男男戀大為火紅的「上癮」播到一半忽然叫停,迫使該劇草草結束,叫停後的幾集還得放在「牆外」的Youtube。如今很多中國人自詡中國箝制網路是為了保護他們,不知他們對此作何感想。

回到「動物方城市」一片,此片我認為沒有什麼可資挑剔的,劇本完整,情節流暢,動畫製作更是沒有話說。可惜台灣的翻譯不斷干擾我。我不知道翻譯者是受到迪士尼要求還是自作主張,裡面翻譯夾雜一大堆莫名所以的網路用語。我認為譯名改成臺灣人熟悉的風格算是貼心,可是不需要把「死」翻譯成「GG」(我又不幸在另外一片預告看到這個例子),這可不是什麼B級搞笑片,有必要將中文翻譯得如此隨便嗎?如果這是臺灣翻譯自己的意思,實在不是什麼可喜的現象。臺灣口條已經不行了,如今連文字掌握的能力都要退化,這種崩壞的程度令我吃驚。

其他文章:建構在真實社會上的「動物方城市」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