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期已過了期中,林蕭開始感受到系上的沉重壓力,不只是課業繁重,幾乎所有人都有意無意在調侃她的獎學金學生身分。本來她以為申請全額獎學金,父母親會原諒她偷偷去申請國子監,豈知下場居然是如此。雖說她日常開銷可以不用靠家裡,每個月還能省出一點錢,但這樣的精神壓力,實在不好過。

由於功課太重,學校社團她也無餘力參與,唯一只有回宿舍跟婉如聊聊天,偶爾藉機去網球場跟婉如碰面的時候找簡溪,讓她可以稍微舒緩在系上的壓力。但簡溪也很忙,上課之餘還要去練球,雖然在同所學校,實際上見到面的機會也很少。

有一天上完大班課,學生開始三三兩兩往門口移動時,林蕭突然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一頭俏麗短髮,窈窕纖細的身形被一身黑衣包裹。林蕭有點猶豫,但還是趕了過去,在她背後喚了一聲:「顧里?」

升高中時,父母親決定讓林蕭去念一間由比丘尼僧團開設的女子高中。這間女子高中素來以紀律嚴厲著名,所有學生都要住校,每天早上要一起早課誦經,並要自行包辦一切大小生活雜務。林蕭覺得那三年是她最黑暗的時期,過去的同學幾乎沒有人跟她一同念那間學校,她跟高中班上其他人也一直沒有很熟稔,那三年間,唯一比較要好的同學,是一位插班生,叫顧里。

顧里打進班上,氣場就跟其他人非常不同。顧里有個非常秀氣的臉蛋,以及纖細出挑的身材,但她總是板著一張臉,穿一深黑色素服,彷彿隨時準備參加告別式。顧里平常鮮少跟人互動,一般碰到人,只是面無表情的講「謝謝」或「對不起」,課間休息時分,要不就是自己坐在位子上算數學習題,要不就是整個人消失不見。林蕭之所以會跟顧里深交,是因為有次分組報告,他們自然而然成為「剩下來的」兩位,老師便要他們兩人一組,林蕭才終於跟顧里講上話。

大概「同是天涯淪落人」,顧里開始跟林蕭有比較多互動,至少會打招呼、閒話家常。也因為有了幾次互動,林蕭才知道,顧里其實是國內電信鉅子顧千鈞最小的女兒。顧千鈞有三個老婆,生了七個小孩,顧里是么女,又是老來得子,從小像是被捧在手心一樣,備受呵護的長大。

但顧里似乎相當不喜歡她的童年,「我覺得我好像在監獄裡,到哪都有人跟著我,我做什麼事情都有人在看。你大概不相信,我連大個便門外都要站兩個人。」顧里的口氣絕望的彷彿等下就要被推上斷頭台。「我本來以為開始上學之後會好一點,沒想到家裡還是派了一個保母跟著我。」顧里原本在一個九年制的私校念書,因為是親戚開的,幾乎由著顧家予取予求,莫說派一位保母,顧里那個班的老師、學生,全都是精挑細選出來,對顧里來說,根本就是巨大的監視群。

顧里於是主動跟父親要求來念這所一點關係都沒有的尼姑學校,交換的條件是畢業後任憑家裡安排。「所以來這裡我覺得不錯,雖然每天早起念經有點煩,但好歹我不用一直被人監視著過日子。」其實顧家曾用捐贈一棟圖書館為條件,希望像之前那樣派個保母給顧里,但被執事法師嚴正拒絕了。顧里對此非常感激執事,所以有時下課時分,她會去法師辦公室幫忙,不過多數時候,她只是在辦公室裡抄經。

「我不太跟同學互動,是怕我家裡人會帶給他們困擾。他們好像以為我身邊永遠只有壞人。」顧里翻了個白眼,「所以在外面如果有人騷擾你,八成就是我家裡人,你就打電話給我,他們就完了。」她用手在脖子前畫了一下,搞的林蕭有點緊張。

後來不知何故,顧里轉學了,她的電話也立刻不通,大家都不知道顧里的去向,林蕭就再也沒有顧里的消息,直到眼前看到這個熟悉的身影。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